“上班啦!起床啦!上班啦!起床……”床頭的手機不斷震動,孟奇迷迷糊糊伸出了手,拿起了手機關上鬧鈴。

“叮鈴鈴鈴鈴鈴……”不過孟奇以防自己睡過頭,鬧鈴通常都是雙份準備的,在吵鬧的鬧鈴聲中,孟奇終於緩緩地睜開了帶著迷茫的雙眼。

“做夢麽?”和平時睡醒沒什麽兩樣,因為在十分疲勞的情況下隻睡了6個小時,孟奇依然是覺得還沉浸剛才的空間,而那個清晰的夢,或者說夢界的信息依然在腦海中不斷盤旋著。

“這是真的麽?又或者隻是一個清晰的夢境而已?”孟奇搖了搖頭,努力地使自己保持清醒,他還清楚地記得夢中人的名字,那個羅念所講述的夢界,還有那些奇妙的規則,這一切都不像是以往那些夢中所會見到的。

“阿!時間來不及了!”孟奇忽然想起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昨天老板加班給的任務讓自己加班到家已經12點多,而這個任務是一份重要的設計企劃案,在孟奇發呆的時候已經到了早上6點半,再不快出門的話就會耽誤了首班車的時間。

孟奇的工作是在設計公司上班,不過他負責的不是設計工作,而是把那些設計部的預案做成一份完整的計劃書,說得好聽點這叫做策劃人員,不好聽就是雜役,什麽都得幹。

不過相對於他大專的文憑這份工作帶來的2800多元的收入已經十分豐厚了,再加上性格使然,所以他也沒有太大的要求。

不過2800元對於他生活在上海這個大都市有些困難,不能讓他每個月在市中心交通便利地區租房,隻能跑到那些近郊地區以800每月的廉價房租,租下了一套一室一廳帶獨立廚衛的房間。

孟奇其實是上海本地人,不過學校畢業後就離開了父母生活,家中並不算富裕的他自然也不能繼續依靠家裏,而且家中那套不大的住房,已經難以有足夠的空間讓已經長大的他和父母住在一起了,至於再買一套房那就更加別想了,以現在的房價就算他不吃不喝再工作上一年,都不一定在上海買得起一間廁所。

不過對於現在的住房還挺滿意的,雖然上班遠了點,不過走5分鍾不到就能坐到一班有座位的公交車,坐上3站路後,就能夠換乘地鐵直接到達上班的市中心地帶。

可能因為這班車略微偏僻了一點,所以導致他的乘客也有些稀少,在沒有足夠盈利的情況下,為了保證大都市公共交通係統的完整性,在上海這個國際化大都市雖然不會取消這部公交車,但是相應地減少班次那是少不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