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板的糖果

“野獸,下班到哪裏去逍遙?這次策劃的加班工資拿的不少吧?”孟奇在發呆,完全不理會身後那個****的聲音。

徐誌磨知道孟奇是故意裝作不知道,因為每當他想來敲詐孟奇加班費的時候,這家夥總是傻呆呆地模樣,不過山人自由妙計,徐誌磨腦中一轉嘿嘿地傻笑起來。

“嗨!米娜,你快來看看野獸想你想的……嗚…嗚~!”這條妙計顯然十分有用,還沒當他說完,孟奇已經躥了起來,牢牢堵住了那張正在陰笑的臉。

“呼~呼~差點憋死我,今天怎麽反應這麽大,難道加班費又多了?嘿嘿!”喘了兩口氣,看著終於回過神來的孟奇,徐誌磨笑眯眯地問道。

孟奇對他的損友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也不知道自己上輩子造了什麽孽,交的朋友沒有一個好人,全都是那種為馬子插兄弟兩刀的貨,不過孟奇心說,如果米娜需要,插眼前這個損友十七八刀也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

“我說你小子每次都用這招!我的加班工資都是被你們這幫吃貨給糟蹋了,害我每個月都隻能兩袖清風,泡不到妞都怪你們!”孟奇憤恨地道。

不過徐誌磨一點都不在乎,笑嗬嗬地道:“我們這是貫徹社會主義精神,積極地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向**邁進!你怎麽能不聽從黨的號召呢?虧你還當過少年先鋒隊隊員,中國共青團團員,作為黨員預備梯隊中的一份子,你怎麽就能這麽沒有覺悟呢!同誌!要有奉獻精神啊!”

孟奇心中大罵,奉獻?怎麽你們不奉獻?嘴上還擊道:“誌磨,誌磨,也不知道你老爹是不是瞎了眼,還磨練意誌,我看是消磨意誌才是,整天到我這裏曾吃曾喝,也不知道我上輩子缺了什麽德,交上你們這樣的朋友……”

孟奇對於這個朋友也是沒有辦法,以前的同學,現在的同事,也不知道遭了什麽孽,被這個怨鬼給纏上了,本來孟奇加上加班費,每個月收入有也有接近四千,可是卻被這群損友都給糟蹋了。

不過還好那些家夥還沒缺的到家,整天一起吃飯,除了自己貼得多點以外,其他並沒有吃太大的虧,要知道多出的那1000塊加班工資想要每天都能四處去吃大餐那是絕對不夠的,這群家夥的受害群體還不單單是自己,像錢程就是在這個時候熟悉認識的,同樣也是被壓榨的被共產對象高收入份子的一員。

“你管我!對了要不要幫你把米娜也叫上?讓你有野獸送美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