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食屍狗

“見鬼了吧,什麽東西?”

說來話長,但其實隻是兩三秒的過程,我的心閃過了千般想法。

蘇鐵瘋狂的拚命的刹著車!不過還是太遲了。

怪女人出現的位置太近,而摩托車處於下坡路,時速超過80公裏,加上雨霧幹擾,根本就無法閃避。

摩托車就像一匹瘋獸,狠狠撞了過去。

怪女人就被撞得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在雨霧中劃出一道弧線,飛出了我們的視線範圍,也不知摔到哪裏去了。

“……”

蘇鐵驀然驚醒,瘋狂的刹車,輪胎發出刺耳的吱鳴,硬生生的向前滑出了三四米才完全停下來。

陰雨綿綿,整個世界都籠罩在濃厚的雨霧中,但是在雪亮的車頭燈光照射下,我還是看清了,前方的路上,並沒有什麽女人,隻有一具動物的屍體,躺在雨泊中,鮮血把周圍染得一片猩紅!

不過,那牲畜並沒有完全死透,還在不斷的抽搐著。

“哇——”

我背後的蘇小月簌簌發抖,失聲尖叫了起來。

“蘇峻,你剛才看到的是……”

“一個長相怪誕的女人!”

蘇鐵也看到了那詭異的一幕,眼睛和嘴巴張成了三個圓圈。

我和他對望了一眼,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剛剛明明是把一個女人給撞飛了,現在卻變成了一個牲畜!難道我們都看花眼了,還是那女人被撞飛到別處去了?

我在龍灣村經曆過了太多的驚悚事故,盡管覺得奇怪,但也不怎麽害怕。

“怎麽了?發生嘛事?”

這時後麵的人也趕了上來,不明所以。

“罵了隔壁的,我信了你的邪!”

蘇鐵也看到了剛才那驚悚的一幕,停了車對我說:“走,我們去看看。”

他眼裏有著一絲驚懼,手都有些顫抖。於是我也停了車,兩人走近了那小牲畜前麵。

我先往周圍掃視了一圈,茫茫雨幕中看不到半隻人影,地麵也不見傷者。

我又低頭看了看那牲畜,從外形看,正是龍灣河常見的土狗,不同的是,它渾身的皮毛是詭異的血紅。那是一種天然的血紅,並非它自己的鮮血浸染而成。

此刻,這牲畜還沒死透,渾身抽搐,一雙眼滲著血,閃著油青油青的光,怒瞪著我們!

“哇,好凶的牲畜!”

一看到它的眼神,我就硬生生的打了個冷戰。

這種眼神,不多像是一個牲畜的,更像是一個人類的眼神,跟我們有著十輩子血海深仇一般,透射著一種刺骨的怨毒和凶厲!

“嘿嘿,原來是隻牲畜,死到臨頭還這麽凶!不過這毛紅得確實詭異!”

蘇鐵倒是鬆了口氣,用腳碰了碰那牲口,笑罵了一句。

“是食屍狗!大家小心!”

這時趙同也趕了上來,看到蘇鐵的舉動,臉色都青了,連忙衝他大喝。

但已經太遲!

食屍狗?我的心突的一跳。這是我第二次聽說到這名字。第一次是蘇峻說的。

“嗚哇!”

血毛狗的瞳孔突然放大,倏的彈跳了起來,呲著滿口尖長利牙,啃向蘇鐵的小腿!

我們都是萬萬沒想到這牲畜還能跳起,蘇鐵猝不及防,右腳褲腿竟然被那利牙咬穿,血跡滲出。

“豈有此理!”

我大驚失色,情急之下,一腳踹向那血毛狗。

嗤啦——

那血毛狗被我踹出兩尺之外,但是它死也不鬆口,居然把蘇鐵的褲腿連同皮肉,都撕扯掉了一大塊。蘇鐵的右腳鮮血淋漓,劇痛讓他臉色發白,身體搖晃了一下。

“蘇鐵,你沒事吧?”

我和趙同趕緊扶住了他。

“你們在幹什麽?一條狗有什麽好看的?還不趕緊出發?”

這時其他人都已經趕到,大概等不耐煩了,衝我們大喊。

我扶著蘇鐵回到了車燈下,大家看到他的腳傷,都是大吃一驚,七嘴八舌的問發生嘛事。我把剛才那一幕幕粗略的說了下,大家都震驚不已。

隻有坐在我背後的陳穎,有些不耐煩的抱怨我和蘇鐵。

這裏先不說陳穎。話說那牲畜被我狠力踹了一腳,居然還沒斷氣,眼珠子無比怨毒的瞪著我們。

“臥槽,凶什麽?”

蘇鐵不禁大怒,掙紮著爬上了摩托車。

“蘇鐵,不要!”

趙同剛要製止他,但他一踩油門,摩托就像一匹瘋獸,嘶吼著衝了出去,從那血毛狗身上碾壓而過,把它的腰身都碾成了肉醬!但蘇鐵的摩托車碾在了油光水滑的狗毛上,前輪失去控製,猛的向前一滑,整個車都在猛烈搖晃,差點摔倒在地!

蘇鐵好不容易才刹停了車,臉色蒼白如紙,汗如雨下。看樣子他是開不了車了。

“蘇鐵,你沒事吧?”

見到他的右腳鞋子都被鮮血浸透了,蘇小月急忙上去扶住了他。

“真倒黴,居然攤上這種事!”

陳穎的俏臉顯出相當不快的神色,對我說。

眾人七手八腳的把蘇鐵扶到車燈下,把他的褲腳撩起一看,傷口已經青紫發黑,溢著血水。蘇鐵疼得雙眼緊閉,渾身不停抽搐!

我看得心驚膽戰,沒想到被那小牲畜一口,居然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

這時趙同已經找出了備用的消毒水、醫用紗布等。蘇小月含著淚接過雙氧水,要幫他清洗傷口。

但是一觸碰到蘇鐵的傷口,他就難以忍受的大吼一聲,還渾身抽搐,弓成了一隻大蝦般。小月唯有住手,相當無助的看著我。

“叫這麽大聲幹嘛?跟你們這些鄉下人一起玩真是倒黴!”

陳穎被他的吼叫嚇了一跳,神色更加不快,轉身相當厭惡的掃了蘇鐵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罪魁禍首似的:“如果不是你非要讓我來,我會攤上這種事?”

“少說一句吧,他的情況不太妥。”

我有些怒意的對她說了一句。陳穎的態度讓我相當反感。這城裏的千金小姐還真是嬌氣。

感受到了我語氣中的怒意,陳穎似乎也明白到了自己語氣的不妥,俏臉現出一抹歉意,但還是不屑的撇撇嘴,閉嘴不言了。

雖然是剛認識不久,但是蘇峻為人豪爽大方、仗義熱情。而且在這樣恐怖的環境下,大家都有一種相依為命的感覺,讓我不知不覺中,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死黨。

我們強按住蘇鐵,幫他放血、清洗傷口、包紮,他慘嚎連連,響徹山野。

“相傳抗戰年代,這裏的野狗成群結隊的,專門扒野墳啃死屍。死屍啃得多了,皮毛會變成淡紅色,直至血紅色。食屍狗的病疫細菌非常厲害,咬了人可不得了。必須盡快將他送往醫院!”

趙同非常著急的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