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V37章新歡舊愛

雷小陽忙解釋:“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我隻是感激他們倆,是他們讓我重新找回全新的自己,他們愛我,我也愛他們。”

張曉西不以為然道:“你這是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太前衛了?難道你想玩?你要跟韓方喬玩,就跟他玩好了,別拉我們家梅梅墊背。”

年思梅連忙製止張曉西:“曉西,不許你這樣跟小陽說話,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待她像妹妹一樣,你不要亂說話。”

張曉西不高興道:“我看你對你親生妹妹也沒有這麽友愛過,你這是在玩火。”

“胡扯,不許你瞎說,什麽玩火不玩火,你以為我是小孩子,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瞬間雷小陽的臉上有些不高興,本來年思梅來看她,她心裏很愉快沒想到張小說話卻是如此不好聽,她轉身對年思梅道:“梅梅,你帶他回去吧,以後你單獨來看我,或者和喬一起來。”

她話剛說完,張曉西就激動起來,他指著雷小陽訕訕道:“你是不是喜歡韓方喬,喜歡就給他說,別生拉活扯的將我家梅梅也拉上,你這樣玩要出事的。”

雷小陽很不高興的回敬:“你是個瘋子,我懶得理你。”

年思梅將張曉西推了一把,有些氣呼呼道:“曉西,你再瞎說我對你不客氣了。”

張曉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有些鬱悶給自己點上一支煙。

雷小陽拉著年思梅的手歡快的對她說:“梅梅,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很漂亮的地方。”

年思梅叮囑張曉西:“你就在這兒等會我們,我跟她出去一下,我們兩姐妹好久沒見麵有悄悄話要說。”

張曉西無奈的點頭:“你去吧,我等你。”

走出大門,雷小陽正色道:“梅梅,你真打算跟張曉西一起生活下去?”

年思梅點頭:“是的,我已經答應跟他一起試著交往吧。”

雷小陽帶著她穿過一株株灌木叢,來到一個小花園,在花園的四周有一個漂亮的魚池。

雷小陽心情不錯,她牽著年思梅的手,歡快道:“梅梅,我覺得這兒像我們童年那個地方,也是長著這樣的花,看著這樣的場景我就想到小時候,很久以前我就想帶你來看看這個神奇的地方。”

這裏真的很美,魚兒在水裏遊來遊去,兩岸有蔥鬱的灌木、鮮豔的花朵。

“小陽看到你精神比以前好多了,我就開心,我希望你要堅持下去,你可以很幸福,我們要一起努力。”

雷小陽點點頭:“謝謝你,親愛的梅梅,如果沒有你,也許我早去了另一個世界,我的生命都是將她延續了,你是我的大恩人。”

年思梅找了一位置坐了下來,她拉著雷小陽的手,溫柔道:“小陽,你是我生命中重要的女人,比任何一個男人都重要,不論什麽時候我也不會放棄你,所以你也不要放棄自己。”

雷小陽點頭:“梅梅,我不會再自暴自棄了,我如果再不努力就對不起你,我必須要堅強的活下去。”

聽見她這麽說年思梅也放心多了,她停頓了一下,有些苦笑道:“其實,我一直也過得不好,就算現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好,隻是我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不論生活給我多麽大的打擊。”

說完她糾正自己道:“當然也曾做做傻事,差點自殺之類的傻事,那是因為我流產後有點憂鬱症吧,自己走入了絕境,產生過這樣可怕的念頭,幸好那時候是文文救了我。”

雷小陽有些打抱不平道:“林澤辰那個畜生不值得你這樣,其實我覺得你跟韓方喬可以在一起,他對你真的很好,而且你們曾經是戀人。”

年思梅連忙比了一個暫停的手勢:“噓,這話千萬別讓張曉西聽見了他對韓方喬意見大,總覺得韓方喬接近我是有目的。”

雷小陽淡淡道:“有目的,沒目的都比張曉西靠譜,他年紀太小,你看他今天說那些話,什麽P都來了,這不是胡扯嗎?”

年思梅連忙替張曉西道歉:“小陽,別聽他鬼扯,他對靠近我的人都吃醋,這家夥年紀不大,醋勁不小,他就是那樣口直心快人不壞。”

“他人是不壞,隻是他看上去真的一點兒也不成熟,他這樣給人沒有安全感。”

年思梅訕訕道:“再說吧,我剛答應做他女朋友,總不可能說現在就分吧?”

雷小陽歎了口氣有些憂傷道:“其實也沒什麽隻要他真對你好,我希望你幸福,你這一生就沒有為自己活過,就連我都拖累你。”

“小陽,別這樣說,我們之間不要說這種客氣話,我希望你永遠記住不論什麽時候,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不是孤單的一個人。”

兩人坐了好一會兒才回到房間,張曉西看見她們回來有些疑慮道:“梅梅你們去哪兒了?我打你電話關機,我還出去看了一圈沒有看見你們。”

年思梅溫和道:“我們就在前麵一個花園裏逛了一會兒,姐妹聊了一會兒私房話。”

張曉西停頓了一下,有些無奈道:“梅梅,我可能要先走,小意出事情了。”

年思梅一聽小意這個名字就有點冒火,她當初差點被她設局害了,知道他們的關係也不可能輕易了斷。

“她出什麽事兒了?看你緊張的樣子,你要去就去吧,不用管我本來我就沒打算讓你來,是你自己要跟著來。”

張曉西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他有些愧疚道:“梅梅,上次因為你的事情我跟小意她鬧翻了,我當場打了她幾個耳光,那場景被她媽媽看見了,當時鬧得很不愉快包括我媽媽都跟她媽媽這對老朋友也因此決裂了,我們倆家沒有任何往來,可是突然接到她媽媽哭泣的電話,隻是小意出事兒了,我想一定是很嚴重的事情,你也知道在我心裏她就是我的妹妹,我當她是自己親妹妹那樣疼她,你才是我的女人。”

年思梅知道他對小意有特殊的感情,就像她對小陽一樣,她們不是親情勝過親情。

見他如此小心翼翼的解釋,她也不好為難他,便柔聲道:“曉西,你去吧,我能理解。”

張曉西又對雷小陽道:“小陽,我剛才說話態度有點不好,希望你別生氣,你是梅梅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希望你大度點兒,我這個人有時候不那麽注意分寸。”

雷小陽微笑道:“曉西,你去吧,你放心,梅梅跟我在一起是非常安全。”

張曉西有些不舍,他向年思梅遞眼色,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年思梅便給雷小陽打個招呼:“小陽,我先送曉西出去,一會兒再來找你好嗎?”

雷小陽連忙點頭:“去吧,我正好休息一會兒。”

隔後兩人相擁著走了出去,張曉西有些不安道:“梅梅,本來說讓你跟我一起回去,可是現在臨時又出事,我得看看小意到底怎麽了,雖然彼此都說過狠話,畢竟她是我一生中重要的人,她對我那麽好,我都知道,隻是我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

年思梅何嚐不知道小意對他的愛,簡直愛得有些瘋狂,甚至不可理喻,也許愛一個人沒有錯,隻是她有些極端。

“曉西,我知道,你自己處理,我相信你有能力處理好。”

外麵的天空已經開始漆黑,風吹過有些潮濕的寒冷,年思梅突然有不好的預感,也許他們就此分別,他每次總是這樣,以最瘋狂的姿態出現,卻又風一樣的消散在她麵前。

年思梅一把抱過他,有些憂傷道:“曉西,你記得保重自己,要把自己養得好好的,別讓我擔心。”

張曉西拍著心口訕訕道:“你放心,我會好好的保重,我不為自己也要為你,因為我再也不是孤單的一個人,沒有我的日子,你也好好的保重自己。”

年思梅點點她,路燈下他顯得那麽單薄,她真的好擔心他,擔心他突然死去。

她有些哽咽道:“曉西,你一定要記得,在你的生命裏曾有一個叫年思梅的女人。“

張曉西有些桀驁道:“嘿,女人,你怎麽了?好像我是去打仗一樣,我不過是看一個朋友,我會好好的,你等著,我一定說服媽媽,讓你成為張家的媳婦。”

“你走吧,我也該回去了,有什麽事情記得通知我,我會很想你的。”

張曉西笑得很開心,他抱著年思梅熱吻。

“梅梅,我真不想離開,一刻也不想離開你,要不你跟我一起走?”

年思梅不想這個時候出現在那樣的場合,她連忙搖頭:“曉西,這樣不妥,你去看看小意到底怎麽了?我現在去場麵會很混亂。”

張曉西有些失落道:“好吧,我也不多說了,等我那邊安頓好了,我就來接你,讓你和小陽都跟我一起,不要跟那個姓韓的人在一起,你記住了,你是我張曉西的女人。”

“嗯,你走吧,我會記得你的話。”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張曉西才戀戀不舍的離開。

看見張曉西轉身,年思梅終於是沒忍住,她的眼淚順勢流了下來,對這個比自己小四歲的男人,她傾注了很多感情,他出現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他是那麽的不真實,他占據著自己的情感。

也許愛到深處是孤獨,她總是覺得孤獨。

雷小陽看見掛有淚珠的年思梅,有些詫異道:“梅梅,你怎麽了?”

年思梅試圖掩飾自己:“沒什麽,看見他走有點傷感。”

“看得出張曉西對你是真的,隻是不知道他這種熱情可以維持多久?不過誰能許誰一個未來,他能給你現在,而你又喜歡他這樣就夠了。”

興許是自己的生活從來都很難順利,年思梅是悲觀厭世,隻是她又不得不假裝逞強。

生活總是這樣差強人意,有時一個轉身就是一個過去。

不久後林玲去醫院果真是檢查出懷孕了,這個消息讓林澤辰一家人很振奮。

林母為此召開了家庭會議,先是她們四口之家聚在一起,林母著林父和林澤辰許諾要送一套房子給林玲,等孩子生了再送給孫子一套房子。

一向沉默的林父沒有多言多語,他拿出上次給年思梅的存折遞給林玲。

“拿著吧,算是我送給未來孫子的見麵禮。”

林玲扭捏了一番,還是將存折緊緊的握在手上。

對林澤辰來說,他希望孩子可以留住林玲,當然對於父母的各種表示他也隻管笑納。

隻是他的臉上沒有笑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林母有些不滿的訓斥他:“澤辰,你怎麽了?好像精神不集中,你不感到高興嗎?你就快要當爸爸了。”

林澤辰連忙遮掩道:“媽,你想哪兒去了,我是最近工作特別忙,所以有點精力不集中。”

林父淡淡道:“年輕人,要多注意鍛煉,沒事就跑步,不要睡懶覺你天天睡那麽多覺幹什麽?”

林玲懷孕了,林母斷然拒絕她再去上班,她做主道:“林玲,你不要上班了,等你生完小孩,以後你們自己做個什麽生意,門麵和租金都我幫你們出。”

林母對這個孩子寄於了很大希望,也許她發現一向逞強的自己也開始有衰老的跡象,她該有自己的孫子,每次跟以前的老朋友聚會,他們問得最多的不是你有多少錢,而是你有幾個孫子,你兒子為什麽還不要孩子?這樣的問題以前她總是漫不經心的回答,也許那時候不喜歡年思梅,她一直不看好兒子那段婚姻,可是對林玲她就不一樣。

這個丫頭總是能哄得自己眉開眼笑,看見她和兒子恩愛,她也沒有半絲吃醋的樣子,也許是愛屋及烏。

一向省吃儉用的林母對林玲是百般將就,她主動召集兩個女兒回家將林玲懷孕的事情告訴她們,姐姐們當然也很高興,林家都沉侵在幸福的喜悅中。

林澤辰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感到自己一步天堂一步地獄可是他不忍心撕破這假象的美好。

對於林玲來說懷孕讓她又喜又憂,喜的是她可以提前改變計劃,她要獲取一筆錢財,然後帶著這些錢財離開。

林澤辰父親給她的存折上的存錢是6萬元人民幣,不多也不少,這都是他平日省吃儉用積蓄,盡管林父一直心疼年思梅,不過他是活在現實中的人,慢慢的他也認可了眼前這個兒媳,何況她現在懷孕了,當初他就是想誰要是給他生孫子,這錢就歸誰。

所以當知道林玲懷孕了,他毫不猶豫的表達了自己的心思。

生活是一場盛大的戲,每個人有很多角色,有人本色出演,有人可以飾演很多角色,無疑林玲是後一種。

有幾次林澤辰都想問林玲:“你為什麽要騙我?”

這樣的話卡在嘴裏,一直沒有說出口,他害怕一旦說出就真正的失去她。

對林玲他抱有僥幸心裏,但願這個孩子可以留住她,自己和父母都那麽疼她,她應該會改變主意。

自從知道那個秘密後林澤辰變得很憂傷,經常失眠,常常半夜醒來。

卻說張曉西離開年思梅後,他給小意媽媽電話,得知她們在一家醫院。

張曉西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不知道小意什麽病,他知道她不好還是依然擔心,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小意媽媽性格也是很倔強高傲的一個人,如果不是什麽特殊情況,她不會求自己。

當他在等年思梅她們的間歇,接到小意媽媽的哭訴電話。

“曉西,求求你,見見小意,小意不行了。”

張曉西曾對她的偏見,因為一句弱弱的求救電話,他邊什麽也都放開了。

他不慌不忙道:“阿姨小意怎麽了?”

小意母親隻是嚶嚶的哭,她有些抽泣道:“曉西,我知道上次是我態度不好,你不要計較這些了,我害怕你晚了見不到小意。”

張曉西的心都緊了,他連忙對電話那端的小意媽媽道:“阿姨,我沒有生氣,我還是以前的曉西,你們在哪兒?我就過來。”

掛完小意母親的電話,張曉西著急的給年思梅電話,才發現對方關機,所以當時他很著急。

還好她們你一會兒就回來了,這才有開始那一幕。

張曉西趕到醫院的時候,看到小意頭發剃成一個光頭,小意爸爸和媽媽都端坐在床前,看見他來了,夫妻兩都站了起來。

小意父親平常話不多,張曉西連忙跟他們打招呼。

“叔叔阿姨你們好!”

小意父親上前跟他握手:“曉西,你來了。我也就放心了,這丫頭昏迷的時候都叫你名字。本來我們不打算麻煩你,特別是她媽媽說上次因為小意傷害了你朋友,你們關係一下子就跟以往不一樣。”

張曉西看了看**的小意,她睡得正安詳,能看見她均勻的呼吸。

小意父親示意他到外麵說話,他在病房待太久,人有些暈乎,正想找一個地方抽一支煙。

兩人離開病房,小意父親在前麵走,張曉西跟在後麵,兩人距離很近,以前他總是不苟言笑的樣子,張曉西都有些害怕他,可是這會兒張曉西發現他變得好矮小,一向強勢的他看上去很憔悴。

張曉西有些不安的問:“叔叔,小意是怎麽回事兒?”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但張曉西能感到他十分傷感。

兩人沿著長長的走廊向前麵走,穿過走廊來到一個花園,在一條石凳子上坐了下來。

這樣清冷的日子,到這兒坐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過了好一會兒小意父親才有些傷感道:“曉西,算叔叔求你,小意的時日不多了,你多陪陪她,我們知道你對她隻有兄妹之情,可是這個倔強的丫頭對你卻是愛得死去活來。我知道作為一個父親,我可能有點兒自私,但是你也是看著她長大,你也不想她離開的時候帶著遺憾離開。”

張曉西隻覺情況遠遠比他想象中嚴重,他以為不過是什麽病,看來是不治之症。

“叔叔,小意到底怎麽了,以前她身體不是好好的嗎?”

小意父親抽煙的手有些哆嗦,他有些悲涼道:“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呀,我跟你阿姨是近親結婚,她得的是白血病,她的檢查出來時日不多了。”

張曉西感到莫名的恐懼,這個可怕的病他怎麽也想不到可以跟自己親近的人聯係起來,他有些著急道:“叔叔,這不是真的吧?”

小意父親搖搖頭傷感道:“曉西,我們比你更希望不是真的,不過事實已經如此,小意的狀況很糟糕,東西也不吃,她清醒的時候就叫你的名字,看著她那樣,我心裏難受,她可是我的寶貝心肝女兒,我有錢,我什麽都有,可是我卻無能為力,如果可以我情願自己承擔這樣的痛苦。”

張曉西無法想象他們此時的心裏有多悲涼,他們家有許多家產就一個獨生女兒,對小意的寵愛那是常人不可以想象,兩夫妻對她捧在手裏害怕飛了,含在嘴裏害怕化了。

張曉西歎了口氣有些難過,他知道此時他們提任何要求,他也隻有答應,他不可以看見小意這樣去,她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人,她出事兒了他必須幫忙。

“叔叔你們想我怎麽幫忙?隻要我可以幫忙的我都幫她。”

小意父親拍著他的肩膀道:“曉西,叔叔也是看著你長大的,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隻有你幫我這個忙,以後我都會當你是親生兒子一樣對待。”

張曉西連忙解釋:“叔叔,我不是給你討價還價,我隻是想知道我該怎麽幫助她?”

“小意有個心願,我希望你能幫助她完成,我不想她失望的離開這個人世,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的一切交換,甚至身家性命。”

張曉西有些著急道:“叔叔都什麽時候了,你還欲言又止,你就告訴我該怎麽做就行了。”

“你跟她結婚,讓她做你的新娘,其實就是陪她演一場戲,你們也不會有實質性的身體接觸,她喜歡你,我一向做事幹脆果斷沒想到生了一個情種一般的女兒,曉西,這世界上像小意愛你的女人隻有一個沒有比她更傻的。”

張曉西茫然的點頭:“叔叔,我知道她對我好,我也知道對不起她,可是讓我跟她結婚,這是不是有點兒……”

小意父親頓了頓繼續道:“曉西,如果你知道事情的原原本本你會答應的,因為我知道你也是一個善良的人,你知道小意為你多麽瘋狂嗎?我看過她的日記,她每一篇日誌都是寫的關於你的事情,在她生命裏隻有你這個男人,她為了你承受多大的痛苦你知道嗎?”

“叔叔,我知道,這些都知道,我一直給她說當她是兄妹,可是這丫頭太倔強。”

“曾經你也有想過長大了娶她做媳婦,這樣的話我記得你說過,也許你是說著玩,但她卻認真了,這輩子非你不嫁,她的愛讓我覺得震驚這世界上還有如此癡情的女人,而且她是我女兒,我感動難過的是她愛的人不愛她。”

張曉西麵有難色道:“叔叔,我對她也有愛,隻是兄妹之情,不是那種男女之間的感情。”

兩人正說著話,小意父親噗通一下跪在張曉西麵前。

“曉西,叔叔求你了,叔叔這輩子隻給父母跪過,叔叔不想小意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求求你幫助她完成這個心願,叔叔會一輩子都感激你。”

張曉西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他連忙扶起小意父親。

“叔叔,你別這樣,你這樣我承受不起,我是晚輩,你起來說話。”

小意父親固執道:“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我這張老臉和女兒的命相比,算不了什麽。”

兩人僵持了很久,張曉西沉默了一會兒,最終是點頭答應。

“叔叔,你起來吧,我答應你,我也不願意小意帶著遺憾離開,你們說怎麽安排,我就聽你們的話就是了。”

小意父親連忙謝謝道:“曉西,我真不知道說什麽好,曉西,我不知道該說什麽。”

張曉西有些不安道:“叔叔,我們先進去吧,這兒冷我們進去看看她醒來了沒有。”

兩人一起回到病房,張曉西看到潔白床單下的小意不由得傷感起來。

小意母親在一旁抹著淚水,她有些愧疚對曉西道:“曉西,上次是阿姨不好,阿姨也是護女心切,你別放在心上,看在小意那麽喜歡你的份上原諒阿姨。”

張曉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有些淡淡道:“阿姨,這個時候不說這些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你們都回去吧,今天我陪陪她,你們也該好好休息。”

這時**的小意的手在動,小意母親有些驚喜道:“曉西,她一定知道你來了,她高興著呢,因為她疼吃了止痛藥,有麻醉劑的功效,所以有點半睡半醒,她要是知道你來了會很開心。”

張曉西點點頭:“我知道,阿姨你們回去休息吧,讓我陪陪她,你放心我會乖乖的守著她像小時候那樣的看著她。”

小意媽媽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小意父親比較理智點,張曉西說得沒錯,妻子身體本來不好,知道女兒得這個病暈倒了幾次,他真不可以想象要是他生命中沒有這兩個女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小意父親走過去摟著她的肩膀道:“老婆,我們回去吧,讓曉西陪著她,你也需要休息,我們要養好精神。”

張曉西也接過話道:“阿姨,你們就放心的離開吧,我陪著她。”

她們又說了好一會兒才離開,張曉西看著燈光下慘白的臉,他不可以想象這個就是一直叫他曉西哥的小意,平常看她身體很健康,她怎麽會得這麽奇怪的病呢?

坐了好一會兒,張曉西想起了母親,母親是那麽的疼愛她,他應該把這個實際情況告訴她。

張曉西打電話的時候,蘇慕容正在家裏看肥皂劇,百般無聊的打發時間。

聽見曉西的聲音,她本來很高興轉而變得很淡漠,因為張曉西打架的事情讓她很不高興。

蘇慕容有些冷冰冰道:“你是不是又跟誰打架了?你現在可以啊,翅膀硬了●31小說app下載地址●,我再也管不了你,要派出所才可以管教。”

張曉西知道母親生氣,他也不想惹事,沒想到生活就是這樣,你不惹別人,總有別人來惹自己。

“媽,你快來,小意出事兒了。”

蘇慕容氣呼呼道:“她出事兒管我屁事兒,我不管了,她媽媽都跟像仇人一樣,你也給我回來,別去幫忙,不管你的事兒,她們不仁我們也不義。”

張曉西知道母親就是一個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他歎了口氣道:“媽媽,你還是過來看看她,我知道你心裏惦記著她,她對你也像自己媽媽一樣,就不要再停留在仇恨裏。”

蘇慕容堅決道:“我不來,我都睡覺了,這麽冷我來幹什麽?”

“媽媽,你就別固執了,你不來你會後悔的。”

蘇慕容到底是忍不住了,她有些焦急道:“小意到底怎麽了?”

“她得白血病了,隨時可能離開我們,我在醫院陪著她。”

蘇慕容一聲尖叫:“啊……”

這樣的結果讓她也感到震驚和意外,她連忙問道:“在那個醫院?你為什麽不早告訴媽媽?”

張曉西淡淡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情況,你來吧,我把地址發到你手機上,我知道你心裏惦記著她,你就是嘴硬。”

“臭小子,關於你的事情我以後再跟你說,你快把地址發給我,我馬上要過來。”

不一會兒蘇慕容就收拾出門了,當她聽到小意得了白血病的時候心都碎了,盡管跟她母親也鬧翻了,她心裏依然惦記著她們,人的習慣總是會讓她想起過去。

待她急匆匆的趕到醫院時,看見潔白床單下的小意,她忍不住抹淚。

“曉西,怎麽會這樣?小意還是個孩子,她還那麽年輕。”

張曉西上前抱了一下母親有些撒嬌道:“媽媽,我就知道你心裏疼她嘴上沒什麽,你心裏關心著她。”

蘇慕容憂傷道:“這可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我能不傷心嗎?你是怎麽知道她的情況,是她媽媽給你電話?”

張曉西點頭:“是的,是阿姨給我電話,我來了就讓他們回去睡覺去了,估計他們很久沒有休息,看上去精神麵貌不好,我擔心他們承受不了。”

蘇慕容握著張曉西的手道:“兒子,生命很脆弱,看著小意這樣我真有點難過,她那麽年輕卻這樣很讓人痛心。”

小意依然在熟睡,她熟睡的樣子很可愛,她看上去沒有一絲痛苦。

過了一會兒張曉西把母親拉到樓道,有些不安道:“媽,跟你商量一個事情,我答應要娶小意做妻子。”

蘇慕容一下子叫了起來:“不,不可以。”

她手有些哆嗦道:“曉西,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盡管我也很心疼她但是現在娶她做妻子,我絕對不同意。”

張曉西柔聲道:“媽我不是真娶她,隻是幫她完成這個心願,你也知道她一心想嫁個我,我們不要讓她帶著遺憾離開。”

蘇慕容依然不肯讓步,她鎮定道:“曉西,說什麽我也不答應你這個請求,我們可以陪著她,但是你不能把你的幸福搭上,你這樣意味著什麽嗎?我不要這樣。”

張曉西有些傷感道:“媽,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這樣,我欠小意太多我不想自己以後遺憾,就算結婚也隻是一個儀式,我們隻是滿足她心願,我想以後跟我的女人都會理解我的做法。”

蘇慕容長長歎了一口氣,她停頓了下,緩緩道:“曉西,這樣犧牲太大了,媽媽還是不想這樣。”

“媽媽,你就大度點兒,你那麽愛她的,咱們跟她像一家人,別什麽想不通,和她比我們就幸運得多。”

最終張曉西說服了母親,兩人回到病房。

兩人剛坐一會兒,小意醒了過來,她意識不太清楚,也許麻醉的效果已經消失了。

小意朦朧的喊道:“曉西哥來了嗎?媽媽,是曉西哥來了嗎?”她的聲音很柔弱,伴隨著很激動的樣子。

張曉西上前握住她手柔聲道:“小意,我來了,你好點嗎?你疼不疼?”

小意哭著傷心道:“是曉西哥嗎?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在理我了,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傷害你的朋友,可是我是真的愛你。”

張曉西點頭道:“小意,我知道了,你是個好女孩,我以後都不會再拋下你,我會永遠的守護著你。”

蘇慕容溫柔的叫她的名字:“小意,媽媽來看你了,你這個傻孩子為什麽不給我電話,你真狠心,你是一個白眼狼,不知道媽媽會很想很想你嗎?”

小意哭得更厲害了,她有些不可思議道:“媽媽,我不是在做夢吧?我以為你們永遠不會要我,我以為我會孤獨的離去。”

蘇慕容握著她的手溫柔道:“傻孩子,你不會孤獨的,我們會一直陪著你,你要堅強勇敢點。”

張曉西給她倒了一杯壺裏的開水,他自己先試喝溫度是否合適,確定不會太燙才親自端給小意。

“小意別哭了,以前是曉西哥不好,以後曉西哥都會一直陪著你再也不離開你。”

小意像是夢遊一樣,她不可以相信站在她麵前的真的是她一直想念的曉西。

她伸手摸他的臉,有些微涼,皮膚光滑細膩,比女孩子皮膚還要好的臉,他是她愛著的曉西。

“曉西哥,我像做夢一樣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我太幸福了。”

說著他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裏,這個結實而又寬厚的肩膀終於在這一刻隻屬於她一個人。

張曉西喂完她喝水後,拍著她的肩膀道:“小意,我要跟你結婚,讓你做我的新娘。”

懷裏的小意一下子受什麽刺激似,她伸出腦袋,有些驚訝道:“曉西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張曉西看了看母親,點頭道:“小意我說的是真的,我們都商量好了等你身體好一點,我們就舉行婚禮,我要讓你做最幸福的新娘。”

蘇慕容知道大局已定,在生與死的關頭,一切個人恩怨和利益都算不上什麽,她也點頭算是承認。

她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知道她時日不多,算是送給她生命中最後的禮物。

蘇慕容也柔聲道:“小意,曉西哥哥說的都是真的,所以你要保重身體趕快好起來,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小意望著張曉西斷斷續續道:“曉西哥,你不怕我害你嗎?”

張曉西不以為然道:“你害我什麽?我隻知道你愛我,你值得我擁有傻丫頭,你什麽也別想,隻想著高興快樂的事兒就好,要讓自己趕快好起來。”

一切看起來都那麽協調和美好,張曉西的心卻在某一刻顯得憂心忡忡,他答應年思梅要一起走下去,而此時他不得不為了情義犧牲自己的個人幸福,年思梅知道會理解自己嗎?

盡管想著自己的舉措有些荒唐,甚至有點不可理喻,可是他做不到對小意熟視無睹,他不能拋下她,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早已視她為生命中的親人。

想著年思梅的時候,張曉西會有一些心痛,可是這仍無法改變他的計劃,他隻有堅定的沿路前行。

小意看上去好虛榮,她的臉像紙一樣白,手瘦小得像小雞爪一樣讓人心疼。

第二天,很早的時候,小意的父母就來到醫院,當她們看見蘇慕容也在時,小意的媽媽終於是沒忍住,她背對著她們哭了起來。

蘇慕容拍打著這個老姐妹的肩膀勸慰道:“別哭了,我們很快就要成親家了,你要高興點這樣小意的心情才會好點兒。”(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