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哭著哀求

三姐弟幾乎是抱頭痛哭,在記憶中她們沒有溫暖的童年,她們從小就必須按照父母的意願去做,否則就是謾罵和毒打。

年思梅見林澤辰說錢要投入股市,心裏也有些不痛快,但目前就算他不幫助她家裏,她真也沒辦法就此離婚,父母的不幸對她來說已經備受打擊和摧殘,她想咬咬牙就過去,大多數家庭不都是如此麽。

父親嗜賭如命,她比同年齡的孩子顯得早熟懂事,她隱約記得父親早先賭博是因為埋怨母親沒有給他生個兒子,她第一次聽見父親這樣說的時候,很堅決的表態。

“爸,我會比兒子更爭氣,兒子能辦到的事情我也可以。”

那天爸爸喝得有些多了,他並沒衝她發脾氣,相反還讓她坐在旁邊給她喂花生米吃。

爸爸長歎一口氣:“你是不錯的孩子,隻是投錯了胎,你要是個兒子多好啊!上天不該這樣對待老子年**。”

母親不服氣接著生,後來有了妹妹,再後來終於有了弟,等生了弟的時候,父親的心早已拉不回來,他沉迷賭博,人生對他來說沒有什麽比賭博更有意義。

那時常掛在父親嘴上的一句話:“媽的,老子兒子沒有一個還不許我去玩玩,這還讓人活不?”

回憶是一把撬開過去的鑰匙,想著自己家裏繁瑣細碎的事兒她說話顯得忒沒底氣。

“沒什麽,你不是前兩個月也沒給,我還是過來了,辦法總比困難多。”

年思梅心想以後隻要更加努力的工作,這個家並不是她溫暖的港灣,這個家興許遲早會散,她預感他們的未來不太美好。

林澤辰本以為他這樣說,她會死皮賴臉的求他,他就等著她求他的樣子。

其實林澤辰也說不清當初為什麽會看上她,也許他一直被母親壓製著,看見年思梅的那一瞬,他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他過得更糟糕的人,這就是一個爹不疼,媽不愛的孩子,最重要的是年思梅長得漂亮而且還是在校學生,經曆比較單純,男人不就看中這些。

年思梅單純的經曆,漂亮的容貌,悲慘的身世;對林澤辰來說操控她很容易,他要的就是一個自己可以把握的女人,而自己仍然可以自由自在。

林澤辰前女友叫趙謹,兩人通過網絡認識的,林澤辰是那種平常說話臉都要紅的男人,但是家裏電腦上占位最多的就是各種香,豔的A,片或美女照片,他是一個典型的雙重性格的男人。

趙謹性格比較豪放,這也是林澤辰放棄她的真正原因,他們見麵第一天就發生了關係,這樣的女人做老婆著實讓人不放心。

可是他做不到不去想她的身體,趙謹是一個妖精似的女人,她一出現就會吸引男人眼球,對他來說也是難以抗拒。

這一天,年思梅很早就到了公司,每年這個季節公司都會輸入一批新鮮血液,年思梅負責成都西南片區的銷售,經常會到周邊郊縣出短差。

每周五有早會,今天的氛圍有些不同,負責人一直陰冷著臉,在例會上對銷售部做了大調整,年思梅被調換到負責夜場渠道,隻因為原來負責的那位銷售經理卷貨款潛逃,留下一個爛攤子,當聽完任命年思梅頭大了。

夜場不同於零售小店,上班作息時間全部倒過來,還有前任留下如此惡劣的印象,她的工作注定難以開展,真是愁什麽偏偏就來什麽。

年思梅對自己所管轄的區域做了一下劃分,今天先去銷售比較好的幾個俱樂部先探探底,這說到底以前跟小商小販打交道省心多了他們心眼不多,小恩小惠就可以搞定。(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