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薑阮做早餐

想著這些,薑阮再也沒有睡意,幹脆起了身。

看著褶皺的婚紗,薑阮歎了口氣,抱著一絲期望打開了衣櫃,才發現衣櫃裏居然有一半的女裝。

這讓薑阮伸出的手有些猶豫,輕咬著下唇,喃喃自語:“這些是晏楚衍準備的嗎?”

不過,薑阮可沒有認為這些女裝是給自己準備的,從昨晚晏楚衍對自己毫不掩飾的反感就可以看出來,晏楚衍根本不可能為自己做這些。

所以,這些衣服是晏楚衍準備給別的女人的!那……自己能穿嗎?

算了,薑阮一閉眼,咬咬牙從衣櫃裏拿出了幾件衣服。

被晏楚衍發現就發現吧,大不了……大不了自己就賠他一件衣服就是了。總不能讓自己光著出去吧。

晏老爺子平常都是有早起鍛煉的習慣的,今早回來卻聞到廚房裏傳來一陣香味,頓時尋了過去。

“薑阮?”

薑阮回過頭,看見是晏老爺子,一時有些不知所措,紅著臉點了點頭,“我……我做了點早餐,爸……爸你先去坐著,我馬上端過去。”

對薑阮這還算落落大方的模樣,晏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爽朗的笑著,“好好好,你先忙著。”

“老頭子,阿衍呢?”晏老夫人一下樓就找起了自己的兒子,想要問問昨天晚上和薑阮相處的怎麽樣。

晏老爺子卻是撇了撇嘴,把拐杖在地上點了點,“那個臭小子,一大早就開著車走了,搞得這家裏有什麽洪水猛獸一樣。”

“那……薑阮呢?”晏老夫人一臉的擔心,從昨天的婚禮開始,整顆心就七上八下的,這兩個孩子能相處的好嗎?

“喏,廚房裏呢。”

“哎,你怎麽能讓薑阮進廚房呢,你這糟老頭子!”

晏老夫人一邊說,一邊快步走進了廚房,果然看見了薑阮忙碌的身影,立馬走了上前。

“薑阮啊,我可以叫你阿阮吧。你怎麽不多睡一會,一大早這是忙什麽呢?”

薑阮一驚,手一鬆,差點把手裏的勺子掉進了鍋裏。

“媽,我睡不著,幹脆自己動手做點早餐,待會你也嚐嚐。”

“你這孩子。”晏老夫人笑著搖了搖頭,但眼裏皆是滿意,“哎,你還炸了油條呢,阿衍可是最愛吃這個的,之前我還怕你從國外回來,吃不習慣中餐呢。”

薑阮羞澀的笑了笑,一隻手把散落的碎發勾在耳後,“沒有的事,我在國外也吃不慣西餐的。就是因為愛吃中餐,才練會了廚藝的。改天我下廚讓您和爸嚐嚐我的手藝。”

晏老夫人一拍手,“真是太好了,阿衍有了你這麽個賢惠的妻子,我也放心了。對了,要不等會你就送點去給阿衍吧。”

“媽,這……不會影響他工作嗎?”

話雖然是這麽說,薑阮的心裏卻是在暗暗的吐槽著,晏楚衍才不會稀罕自己給他送早餐呢,再說了,自己也不想去找晏楚衍。

晏老夫人卻以為薑阮這是害羞了呢,頓時拍板決定,“好了,聽我的,待會我讓司機送你。阿衍要是吃到你親手做的東西,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吧。”薑阮為難的答應了下來。內心卻早已是淚流滿麵,昨天晏楚衍的合同上還說要互不幹涉,如今卻要自己主動去主動找他,晏楚衍不但不會高興,反而會很討厭自己吧。

但是看著晏老夫人笑意盈盈的樣子,薑阮一肚子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

吃完早餐,晏老爺子和晏老夫人興致匆匆的把薑阮給送出了門,看著拎在手裏的保溫盒,薑阮一臉的無奈。

待會能不能進得了公司還是個大問題呢。

沒想到,來了公司裏卻是一路通暢。

畢竟薑阮這張臉還是很有識別度的,再加上,晏楚衍的婚禮新聞媒體都有報道,所以對於這張臉,公司前台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公司的總裁夫人,哪裏敢攔人呢。

晏楚衍從會議室出來,電梯門也正在恰好在此時打開,二人短目相接,一時氣氛有些凝滯。

看著滿臉精致妝容,身穿著一套淺綠色小西裝的薑阮,晏楚衍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自己不是早就跟這個女人說好了,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互不幹涉嗎?她又找到公司來做什麽?

果然,自己就知道會這樣!早知道自己剛剛就應該推拒了,絕對不來給晏楚衍送早餐的,尤其是看到晏楚衍滿臉的鐵青,薑阮此時對“熱臉貼了個冷屁股”這個詞有了深切的感受。

但隨即還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帶著微笑走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