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①

清清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去看,遠遠的看到一個宮殿,旁邊種滿了桃樹,想必是太久沒有人打理了,那些桃樹旁逸斜出的枝蔓,有些隨意。

那上麵的桃花,花團錦簇,如天上的浮雲一般粉閏輕盈。

轎子停在天安殿前,這裏通常是舉辦盛大聚會的地方,慕容錦先下了轎子,然後伸手將清清扶下轎子。

湛藍無比的天空下,天安殿宮殿氣勢而宏大,潔白的白石欄杆環繞在青石基台之上,風格清麗典雅。

屋頂為重簷歇山頂,上覆黃色琉璃瓦,在明燦的陽光下,宛如流波,上下簷角均安放鳳、獅、天馬、海馬、狻猊、押魚、獬豸、鬥牛、行什,九個小獸。上簷為單翹重昂七踩鬥栱,下簷為重昂五踩鬥栱。

內外簷均為金龍和璽彩畫,天花為瀝粉貼金正麵龍。六架天花梁彩畫極其別致,與偏重丹紅色的裝修和陳設搭配協調,顯得華貴富麗,氣勢磅礴。

侍立在一旁的宮女太監們,都穿著墨綠色的宮裝,安靜斂容的立在兩側。

大殿中香霧嫋嫋,卻見一身紅色拽地長裙的香妃從大殿中緩緩走出來,裙擺上的金線紋飾簇著陽光發出爍爍的光芒。

她優雅的對慕容錦和清清道,“皇上正在書房與大臣議事,皇上讓王爺來了隨我一起過去!”

她婉然一笑接著對清清道,“還請王妃去大殿等候!與其他夫人王妃先聊聊。”她的笑意如三月的春水那樣細膩甜美。

清清望著慕容錦。

慕容錦隻輕輕點頭,握住她的手的瞬間極輕的耳語道,“你自己小心,我去去就來。”

清清從容的點頭,然後由侍從引進了大殿,那環繞殿中的合歡香氣讓人有些恍如仙境的的感覺。

其中坐著的貴婦各個都是華服在身,臉上的妝容細致而精致。

清清微笑而典雅的跟她們點頭示意,然後由引路的太監帶到位置上,坐定後,絲竹的輕音悠揚的回**在耳畔。

清清的眼神卻是出神的望著大殿外麵,在這陌生的環境裏,慕容錦的離開讓她感到不安。

慕容錦跟隨著香妃一路穿過禦花園,彼時禦花園中的西府海棠開的正盛,將那雕梁畫柱的皇宮妝點的更加絢麗而妖嬈。

隻聽遠處黃鸝清脆的鳴叫婉轉的傳入耳中,風輕輕的劃過耳畔帶著一絲香甜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