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收人收心

當天下午李子通就醒了,素問沒有先見他,反而將行戒三人叫道自己麵前。

三人不知道素問要說什麽,來到素問的房間站在那等候素問發話。心裏各自有著念頭,行慧心想,該不是上午故作大度說的好聽,現在來翻後賬了吧?

素問第一句話就嚇了三人一跳。

素問看著麵前幾人,緩緩開口:“你們三人如果想離開,可以還俗。之後去處隨意。”

“住持?”行戒和行律兩人有些不明所以,素問這是什麽意思?這話是該正著聽還是反著聽啊?一時誰都不敢開口。

“你們三人原本都是道教之人,賭鬥輸給我這才剃發出家。我佛門修行求的是自身超脫,強留你三人也沒有意義。如果想離開,盡可以還俗。”素問又解釋一遍。

行慧張了張嘴,那一句“我要還俗”還是沒說出口。腦中又想起老師的話,自己的機緣現在不在道教,而在佛門。這樣自己還俗了又能做什麽?

幾人沉默一下,素問也不著急,靜靜等著幾人的回答。

“我願意隨住持修行,以求大道。”

誰也沒想到竟然會行慧首先說話。看到幾人都看過來,又重複一句,也是堅定自己的內心。“我願意隨住持修行,以求大道。”

行戒和行律都很詫異,這些日子行慧一直少言寡語,話也極少,輕易不說話。但所有人都能看出他是最為不甘的。沒想到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兩人對視一眼,內心還是有些猶豫不定。

素問深深看了一眼行慧,心中也很意外,不知道那老道士和他說了什麽。又看看行戒兩人,灑然道:“你們多想想再告訴我吧。”

“不用多想,我已決定了。如果沒事,我就出去了。”行慧斷然說完話,向素問施了一禮,就推門離開。

“你們也出去把。”素問揮揮手,讓行戒二人也離開房間。

一個人又在房間靜靜的坐了一會兒,才出門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

推開門,一個人躺在地炕上一動不動。

素問站在炕前,李子通此時雙眼無神,麵色慘白,再不是當初見到時那副意氣風發的模樣。他醒了之後就知道自己的傷勢了,肩胛骨粉碎,以後基本就是一個廢人了,再也提不起劍,也不再是道教之人,對於一個從出生開始就是練劍,修道的人來說,此時幾乎如同身在地獄。他沒有想過如果當初不定下這場賭戰會怎麽樣,後悔這種事對於他來說一點意義沒有。

李子通的肩部位置沒有做什麽包紮,實際上這種傷勢寺內也處理不了,道衍也隻是能給他止痛。還是需要送到醫院,或者另一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