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

安陽當天回去之後,花了一晚上寫了一篇采訪稿,不過並沒有上傳。這兩天幾個明星出軌和互撕的新聞占滿了頭條,這篇采訪打算在下一周8進4強之後趁著熱度再發出來,那時會取得更好的效果。

雖然她不懂格鬥大賽,但幾個同事包括她開武館的父親都說按照智深、曇宗幾人表現出的實力,出線全國賽的可能非常大。按理來說這篇稿件那時發才是最好,不過到時候恐怕各地的媒體都會蜂擁來,自己的稿子就會被淹沒了。

去聽**純是個人興趣,想看看那個年輕的住持能講些什麽。

淨心寺住持開壇**確實吸引了不少香客和居士的興趣。往年淨心寺從沒講過法,若是有不懂的問法師倒是有人解答,但更多的還是要靠自己揣測。這次住持**,很多人都很感興趣,想聽聽到底講些什麽。

這兩天53個孩子大致熟悉了寺內的環境。第一天他們還驚歎於淨心寺占地的廣闊,不像福利院那樣總是在一片狹小的空間裏。尤其是在知道後山上麵那麽大一片都是之後。

其次是第一次聽晚課,二十多個人和聲誦讀,那種莊嚴給了一眾孩子極大的震撼。

在上過一炷香之後,所有孩子的情況都有所好轉,連有抑鬱症的孩子偶爾和人說說話。站在山腰上極目遠眺,看著遠處的景象,能讓人心胸開闊。寺院的寧靜也讓他們深受感染,再加上上香後靜心+1,孩子們的心理情況都有所好轉。這也是素問選擇那些有著心理問題孩子的原因,在這裏能夠幫助他們。

三天後,素問大清早吃完早飯,就在後院閑站著發呆,還有一個小時就到第一次**的時間,其他人都以為素問是在思考一會兒**的事情。

不過素問還真沒有在想**的事情,是真的在看著天空發呆。

盡管前世在幾十人麵前講話的機會都沒幾次,可臨近給上百人**,其中還有許多陌生的人,可到現在他心裏一點緊張不適的情緒都沒有。

佛法都在他心裏麵,該講什麽就講什麽就是了。

隻是總有種莫名的感覺,今天這**之後,自己在這個世界才是真正走上的道路。

而往日他一直是在門外徘徊。

前院的香客,在上香之後都沒有離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攀談起來。

安陽到的時候,起碼有一百多人聚集在前院,雖然不是人聲鼎沸,但也頗為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