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洗心門

白骨觀,乃是五門禪法之一,為不淨觀的下一步。修煉不淨觀時若是沒有人教導極為危險。

動輒就會變成錢東現在這樣對自身及他人感到厭惡,嚴重些甚至有輕生傾向。連世尊都不很推崇此法,因為太過極端。

而錢東的經曆,加上額頭五氣,讓素問一下就猜出他乃是佛教前輩,白骨觀有成,隻是經曆胎中之謎後佛法蒙塵。從他頭上五色氣被灰色氣所蒙蔽就能看得出來。

錢東安排好後,讓他先自己看經書了解其中本意。素問也返回自己房屋禪坐,雙手持妙觀察智定印,閉上雙目開始觀想。往日一直都是用數息觀,這次佛法已到高級,很多道理都在心中明悟,腦中靈光一閃,就在腦中觀出一尊金燦燦的大佛來。

不同於以前的實佛可觀,離佛難現。素問這次隻是腦中意識一動,阿彌陀佛就在虛空中憑空顯現出來,散發著無盡的光、智、善。

素問將心神全部沉入其中感悟佛像傳達之意,直至無我。

不知多久之後,身上的不適將素問從禪定中喚醒。睜開眼睛一看,房間外麵天光大亮,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

活動了一下手腳,身上略微有些不適,精神卻是出奇的好,仿佛久困之人睡了一個飽覺。

拿過手機一看,這才發現時間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往日禪定隻是幾個小時,這次卻進行了一天一夜,難怪身體不適。

出了房間在院子裏轉了一圈,第二層的孩童玩鬧聲音從上麵傳了下來,仿佛市井之中,不像往常那般清淨,倒是讓素問莫名愉快起來。

他人皆是求清淨,唯他喜歡這種帶有生活氣息的感覺,但若是太吵,他也會心煩,反而現在這樣剛剛好。

在寺中轉了一圈,正碰到行正,聽他說才知道,昨晚叫過自己數次,卻聞聲不動。後來還是道衍說住持在禪定之中,眾人才放下心來。可誰都沒想到,素問這一次禪定就過去一日一夜。

素問到了正殿對道衍一禮:“道衍師兄。”

道衍撥動念珠的手一停,衝素問微微點頭笑道:“住持佛法日深,可喜可賀。”

素問笑了笑也不客套,這次禪定確實讓自己的佛法更加精進了一點。

上午山門的牌匾送了過來,底是明黃色,上麵是紅色的字跡,正是懷素當初所寫的字。不過雖然是照模樣雕刻出來,看起來多少有點呆滯,缺少懷素字裏麵的靈動之感。

素問喊來人架起高梯,將帶有“淨心寺”的牌匾橫掛在山門飛簷之下,隨後另兩幅則分別掛在左右兩邊。

當牌匾掛好的一刻,素問眼前彈出一個透明的界麵來。

洗心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