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韓一銘

行柏回去拿了幾樣東西,就來找素問告辭。

素問拿了5000塊錢交給他,讓他給父母買些東西盡盡孝心,就讓他下山離開了。

當天洗心門啟用後的香客再山門的一瞬間都是站立不動,身邊之人本還詫異,但當他進入山門的時候突然往事全都湧上了心頭,一件件令自己悔恨、慚愧的事紛紛湧了上來。

隨後形態也是各異,有人進正殿懺悔,有人立刻轉身下山,隻有偶爾一人麵露微笑,仿佛看到什麽美好的事物。

道衍在知道此事之後,在山門處走了一圈,回來後就一直誦經,沉默不語。

當天啟動山門時已經過了中午,上山之人還少。

第二天早上眾多香客上山的時候,每一個香客站到山門處都要頓住十幾秒到一分鍾不等,後麵的香客排成一排,很多人納悶不已,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當他們踏入山門那一瞬間,整個人都有所變化。有的人看到父母,有的人看到以前的朋友,有的人看到自己對不起的人,有的人看到自己做過的錯事。

人人不同,完全根據個人內心而生,因人而異。

一個兩個是這樣,十個二十個還是這樣,當天上午上百個人都是這樣,很多人在看到別人的反應又自己親身感受之後,雖然這事說不清道不明,但看其他人反應就知道不止自己一人如此,心中敬畏之心立起,隻覺得淨心寺神異非常。很多經曆過素問**的人,心中更加虔誠,向佛之心更加堅定。

其中一個奇怪的男人用布蒙著臉,隻露出一雙極為明亮有神的眼睛。除此之外露出來的肌膚上全是傷痕,仿佛被利器劃過一樣,可每個見到他的人都隻注意到他那雙眼睛,而不是蒙麵巾外麵露出的傷疤。

當他走進山門的一瞬間,整個人頓在了原地。而前麵的幾個人也在出了山門之後回頭看了一眼,見他也頓在那裏,都知道原因,也確認了自己所想是真的,每個人進山門都是這樣。

那個蒙麵的男人在山門中站了足足一分鍾,比大多數人時間都常,然後倒退了一步,轉身站到石階上眺望遠方,目光湧動。過了好久平靜下心緒,才再次轉身邁進山門。這次有了準備,卻一點異狀沒有。

事實上不止他一人反複嚐試,不過所有人都是隻有第一次毫無準備之時才會觸動心緒,第二次就沒了反應。

那男人嚐試一次之後就進了淨心寺,先到正殿許願,之後上香三炷,上完香後心神一陣安定,才轉身前往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