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誤人子弟”

眾多香客在素問離開之後,才三三兩兩散開,回味素問所說經文以及最後那句偈子。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道理淺顯易懂,正是警醒眾人時刻檢視本心。

其中一人下了山就開車直奔株城,到了市郊將車停下,一直跑到山上。此處也有一座寺院,正在舉行結緣****寺中香客比淨心寺要少上不少,不過兩三百人,山門牌匾上寫著“雙佛寺”三個字。

雙佛寺住持雲海正在人群之中見到外麵進來之人,也不動聲色,過了一會兒才向一邊走去。

那人見雲海脫開身連忙跟了過去,上前就說:“雲海住持你可害死我了。”

雲海笑眯眯道:“這話怎麽說?”

“你不是說那淨心寺住持乃是欺世盜名之人?我卻是被你誆去了,造了業障,不知道念多少經才能修的回來。”

若是其他人在此就能認出這人正是當時多次質疑且煽動其他香客之人。

“難道不是?”雲海麵色不動,仍然笑眯眯道。

“人家確實佛法高深,你是害慘我了。”那人仍然報怨不止。

“到底如何,先把事情和我說一說,我也是聽人所說這素問借著弘揚佛法之名大肆斂財。但我出家之人不好出麵,才請你去看一看到底怎麽樣。”

那人定了定心神,將去了之後的事情大概說一遍。卻沒有在素問講經之後自己獨坐於虛空中那種自由感受,到現在他還弄不清自己是不是錯覺,隻是說素問佛法高深,所講經文全能理解。

最後又道:“那素問大師最後說了一句偈子,你可以聽聽看。”

隨後將那偈子和雲海一說,就告辭離開。心裏卻想著以後還是多去淨心寺聽講才是。

當他走後,雲海臉色慢慢陰沉下來。腦中翻騰著那四句偈子,確實不是一般人能說得出來的。不過禪宗是什麽?他念了這麽多年的佛都沒聽過。隨即冷哼一聲,到後院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片刻後,鎬京周邊一座寺院,一個中年和尚拿著一張紙,上麵寫著四句偈子。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在嘴裏回味半響,來到一間禪房。

“長老。”敲門進去之後,中年和尚進門施禮道。

“靜真,有什麽事?”塌上一垂眉老僧睜開眼睛問道。

“長老,你看這偈子如何?”靜真說著恭恭敬敬的雙手將白紙奉上。

長老將紙拿到麵前看了一眼就放到一邊。對靜真說道:“你這些年操持寺院,卻是將修行落下了。”

靜真低頭道:“弟子知錯。”

長老話題一轉又說道。“寫這偈子的人不過剛入門,不值得一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