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眾人回山

素問在後院給行正一行人講解佛法,吳中旭、錢東還有韓一銘帶著一群孩子們在一邊旁聽。阿甘和阿布在孩子們中間竄來竄去,總是引不少孩子們的注意。好在下麵的孩子都比較懂事,雖然有幾個好動的眼神不住追著阿甘和阿布轉,大體上還是很安靜。

“什麽叫般若?般若的意思,漢語中叫智慧。在一切地方,一切時刻,每一心念中都不愚蠢,總是以智慧來處理一切事情,這就是修行般若。有一個念頭愚蠢,般若就斷絕了;有一個念頭智慧,般若就產生了。

世俗人太愚昧迷惑,不能認識般若,嘴裏說般若,心裏麵卻總是很蒙昧,經常自我誇耀說在修行般若,每個念頭都執著於空,卻不能認識真正的空。般若是無形無相的,就是智慧心,能夠這樣理解,就叫般若智慧。

什麽叫波羅蜜?這是西方國家的話語。漢語的意思是到達彼岸,它表達的意義是離開生又離開死而獲得解脫。如果執著世俗境界就會有生和死的概念,就像水有波浪一樣,有了生死觀就名叫此岸;離開了世俗境界就沒有了生死觀,就像水永遠在流動,就名叫彼岸,這就叫波羅蜜。”

素問說完之後,環視眾人一圈,見大多數人都懵懵懂懂,便說道。“今天到這裏,你們回去都把今天說的想一想。”

“謝住持傳法。”眾人齊聲說道。

素問揮揮手讓他們退下,站起身沿著蓮台散步。此時已經接近初夏,涼風拂在臉上有些愜意。

素問微微眯起眼睛,感受著吹過麵頰的微風,想起那番是‘風動’還是‘幡動’的辯論,不由得想到自己是不是‘心動’。

當天晚上是各省預選賽最後一場,網絡上刮著一場有關淨心寺的風暴。

魯智深三人全都進入全國64強。

其中魯智深和曇宗分別獲得魯省和北州第一,惠瑒以點數敗給對手獲得黑省第二。

曇宗比賽之時,北州的體育館都要被掀翻,無數人呼喊著曇宗的名字,若是不知情的一定以為曇宗是北州本地的選手才能獲得如此歡迎。

據行德所說,曇宗在北州極受歡迎,有如明星一般。每天都有不少女子徘徊在所住酒店門外希望見他一麵。

各種信件、情書、禮物更是多不盛數,若不是平日寸步不出房門,恐怕早就被人連皮帶骨吃了。

素問聽到這消息有些好笑,曇宗倒是和玄奘的待遇差不多了,不管是誰都想抓回去“吃”掉。

素問在這裏好笑,曇宗那看著樓下不肯離去眾多“女”粉絲頭皮發麻,看這蹲守的架勢,明天想要回寺裏還要經曆一番突圍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