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選擇

接下來兩日寺中僧人每天白天正常做自己負責的事情,而晚上則要修行禪定。而素問則是在眾人禪定之外的時間都窩在房裏,整理“無相戒”和“百丈清規”的內容。

因為禪宗講究“見性成佛”,因此修行與其他宗派差異很大,目前佛門的清規戒律也不適合禪宗。素問所整理的就是前世禪宗一直實行的“無相戒”和“百丈清規”,這兩種結合要比現在的清規戒律適合很多。

不過這也會引發一個問題,就是各種都要兼學戒律,使得律宗的地位有些超然。雖然在外界名聲不顯,但實際上在佛門內部影響非常大。而禪宗自己施行的“無相戒”和“百丈清規”,就將律宗刨除在外,幾乎不受律宗所影響,想來一定會受到律宗的強烈反對。

和其他宗派不同,律宗主修戒律,完全以“律”為本,因此在戒律上是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挑戰的。

而素問所要做的就是拔律宗的逆鱗。

律宗的反應不問可知,實際上在另一個世界就已經完全驗證過了。

不過禪宗的“無相戒”和“百丈清規”是完全貼合禪宗的修行,實行這兩項素問也是勢在必行。無論律宗是什麽反應,在這種有關修行大道的事上素問都不會有半分後退。

……

處州靈山寺這些日子總讓人感覺有些怪異,仿佛是暴風雨來臨一般,在平靜的水麵下暗潮湧動。

不止是寺內僧人,連常來的香客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雖然寺內僧人看起來如同往常一樣,但總讓人覺得內心在想著什麽,而且靈山寺住持也有些日子沒見了。

在一間僧房之中,十幾個僧人聚集子啊一起小聲討論。

“相難,你真決定了麽?”

被詢問的對象是一個麵目普普通通的年輕僧人,可身上有著一種特殊的親和力,使得從小到大他所在的地方總是人群的中心。眾人以他為首,不僅僅是因為那種親和力,還因為他的眼光,決斷,以及其他方方麵麵,在長時間的共同生活中早已證明了他的能力。

“我決定了,我要去淨心寺。”相難麵色嚴肅說道,將目光從一個個人臉上掃過。

“那天那位大師你們都看到了,風姿氣度讓人心折。更重要的是他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淨心寺的情況相信你們最近也都關注過,不需要我多說。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在那裏能更接近我的目標。”

聽了相難的話,所有人都沉默不語。

在那一日過後,眾人又何嚐沒有了解過淨心寺的信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