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全都不對

隨著素問這一番開始,禪宗的“無相戒”也是第一次顯現在世人麵前。淨心寺以及禪宗都走在一條有別於其他宗門的道路上,並且這差異開始顯現出來。

之後又是將靈山寺眾人收入門下,並且重新賜予法名。分別為行難,行雲,行福,行真……等二十四人。

並且將相難及其他人分別歸入各分堂之中,算是使寺內各堂人手短缺這一情況多少有了緩解。其中相難等八人歸入知客堂,又有四人歸入雲水院,四人歸入戒律院,兩人歸入羅漢堂打雜,四人歸入行心行明負責的齋堂和香積廚,還有兩人會一些粗淺醫術,被歸入到藥師院中。

此刻菩提院仍然是五人,以法海為院主;

羅漢堂變成了七人,以魯智深為堂主;

戒律院七人,以道衍為主;

行水院七人,以素問為主;

藥師院三人,以行圓為主;

知客堂人數最多,足足十七人,畢竟知客堂負責的事情太多,正殿外打掃以及施茶也都是知客堂負責。其中以行正為主,行難為輔,雖然行正仍然是代理,掛著副職的身份,地位卻更加牢固了。隻是在寺內時間太淺,佛法修為也太低,隻要再這樣下去成為堂主是遲早的事。

同時寺內每日要有巡邏的僧人,由戒律院為主負責。

最後是齋堂與香積廚,以行心為主,共有九人。

至於行道,素問沒給他安排任何職位,隻是讓他在隨法海修行之外,每日負責看管山上農田。除他之外,雲水院中也每日出一人與他共同。

雖然行道智力上有所缺陷,但身為法海的弟子,又有道衍看顧,想來不會有人會欺侮於他。

將這些事情安排好後,接下來素問就是立下《禪苑清規》。

以前寺內規矩不多,除了佛門十戒以外,很少有需要注意的地方。但這次的《禪苑清規》則包含了方方麵麵,除了包括寺內管理的方方麵麵,以及“違法亂規”的僧人如何懲罰,嚴重者甚至要燒毀其僧衣及其他道具,從側門趕出。還有著各種儀式禮儀,此後無論什麽事都可按照這《禪苑清規》來安排準備。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實行農禪並舉,所有人每日都要做農活或者其他勞作,包括住持素問、法海、道衍等人在內同樣如此。一直以來佛門不事生產都是頗為遭人詬病,而在農禪並舉之後,禪宗所有人都要重視勞動,不是單單打坐修行就可以。哪怕現代社會在各方麵已經非常發達,並不一定欠缺僧人自己生產的那些糧食,但這同樣是一種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