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相頌

這些日子外麵亂成一片,今天淨土宗有人說密宗不屬於佛教,明天華嚴宗說淨心寺所謂的禪宗來曆不明,後天密宗說律宗頑固守舊。各宗高層在一開始放話出來之後,這幾天少有人發言。但一些年輕弟子與一些居士卻是在網上爭論不休,火氣越來越大,一開始隻是紅教寧瑪派發言,結果沒過一天就連黃教格魯派也被拉了進來。

反而淨心寺從一開始就沒發表過任何言論,一直保持著緘默,哪怕是時常被其他宗拉出來和密宗一起貶斥一頓,也是不發一言。

素問在心中有著計較,每日仍然如同往常一般,仿佛對外界一切都不知道一般。

實際上淨心寺本身沒受太大影響,這就足夠了。寺內的香客居士多是知道淨心寺神異之處的,自然不受外界言論影響。至於那些遊客,本來就是為了看每日聽講的鳥獸,外界的爭論也沒造成太大影響。

反倒由於這些日子淨心寺淨心茶的名聲傳了出去,這些日子上山的人更多了。那些一開始沒有喝到的人心中後悔不已,當時沒有多等上一會兒,現在每日“爭”茶的人更多了,每日正殿前也更加喧鬧了。

好在有靈山寺眾人的加入,現在寺裏的人手寬裕了不少。

此時的素問正頂著陽光**上身在後山耕種,褲腳挽到膝蓋的地方,腳上全是泥土,不時有豆大的汗水從脊梁處滑落。將兌換的禪心菜、白玉蘿卜幾樣種子分發下去後,這兩天淨心寺眾人一麵清理山上田地,一麵種下種子,不時還要去入常米的地裏除草。

種植入常米的田地裏野草格外的多,長的也快,基本上三四個人每天除草方能保持不會到處都是。原先這項工作都是由年紀較大的孩子來做,如今變成了寺內僧人的工作。

對於寺內新頒下的清規,大多數行字輩僧人都難以理解,包括行難等人都是如此,實在想不通種田和修行有什麽關係。以前在靈山寺,寺內眾人隻要每日做完安排好的活計以後,其他時間可以較為自由的安排。

而現在每天早上5點半起來早課,吃完早飯後就一部分人上山勞作,另一部分人則在寺內做本院應該做的事物,如知客堂就是打掃衛生接待香客,如雲水院要清點整理寺內物品。而下午則替換過來,之後是晚課,到了晚上7點左右開始打坐禪定兩個小時,9點到10點半在背誦佛經,一天下來幾乎沒有什麽空閑的時間,隻三天就讓眾人叫苦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