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入寺學武

“哇!”看著天上的大片鳥群,以及掉下的白雨,幾個年輕人頓時驚歎起來。好在手中撐著在山門處拿的雨傘,才沒有被濺上一身。

“好險!”一個男生將剛才頭頂的景象用相機拍下之後,飛快的用雨傘擋在頭頂上方。若是再慢上幾分,恐怕他今天就要帶著一身紀念品回家了。

在剛開始的一段時間,哪怕持著雨傘,也有不少人因為距離太近被其他雨傘擋住的鳥糞濺到。不過經過這麽長時間,淨心寺早上觀鳥的名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少有人因此中招了。

雖然周圍地上很多鳥糞,不過少有人在意此事了。偶爾有兩個有潔癖的,恐怕在一場白雨過後就落荒而逃。

兩千多飛鳥不知道是不是在寺內聽法久了,顯得靈性十足。通常在投完炸彈以後還會在院內轉上幾圈,尤其十幾隻烏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智商高的關係,顯得最有靈性。時常落在山門處“哇~哇~”叫上幾聲,總讓人從中聽到笑的感覺,似乎在嘲笑眾人一般。

而當素問從正殿出來之後,往往又會飛到素問身邊,不時落在他肩膀上,頗為親昵的在他耳垂處蹭一蹭。

偶爾會有幾隻鬆鼠同樣跑到素問肩膀上,就會和烏鴉打鬧起來。

網上有一張照片很有名氣,素問一身黑色袈裟,肩膀處停留一隻烏鴉輕叨他耳垂,還有幾隻烏鴉落在地上蹦蹦跳跳。這是一個遊客拍到的,照片中完全弱化了周邊的其他東西,隻有其中的素問和那幾隻烏鴉最為醒目,因此給素問贏得了一個外號:烏鴉大師。

不過在最近又變成了烏鴉禪師。

“快看,那個就是住持了。我在網上看到照片,就覺得很帥。看到真人果然很帥啊。”幾個年輕人將雨傘放到靠牆的位置,湊到一起指著從正殿中走出的僧人輕聲說笑。

“他要是還俗,我一定嫁給他。我收集了很多他的照片,感覺他的笑容很溫暖,眼睛也好清澈啊。”

兩個少女之間的談笑讓另外兩個男生聽到多少有些好笑,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幾個人都是高中同學,之後都是在外地上的大學。今年暑假後相約一起來到這裏看一看,現在淨心寺的名聲這麽大,自己身為本地人卻沒來過,難免會有些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