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刹那花開

不到一個小時,肖立明就回來了,還捧著半米長一塊表麵漆黑,斷裂處才能看到木頭本色的木塊,蹭的身上都是黑灰。

肖立明喘著粗氣對素問說道:“是這個麽?”肖立明喘著粗氣對素問說道。

“沒錯,就是這個。”素問笑笑,實際上要磨成粉,估計有一點就夠了,肖立明卻帶了這麽大一塊回來。

“還需要什麽。”肖立明將木塊放下問道。堂堂特警隊長,現在幹上搬運工了,他也不在乎。別說這點小事,隻要素問能把人救醒,就是讓他放血都行。

素問說道:“一盆土,一盆水。”

“好,我知道了。”肖立明把一個紙包塞到素問手裏,轉身走的幹脆利落。

“哼,看你能耍什麽把戲。”老周心裏琢磨著一會素問耍完了後一定要讓人把他打出去,才能出口惡氣。至於兩個和尚能救人?他壓根就沒考慮過。若是和尚弄點神神鬼鬼的把戲就能救人,還要醫生幹什麽?

沒多久,肖立明讓人搬進來一盆土,不知道是把哪個花盆拿來了,還有一臉盆水,放在地上。幾個人都站到一邊,看素問到底要做出什麽來。

肖立明心中是忐忑,幾個醫生是等著看他玩什麽把戲。至於市長心裏想什麽,沒人知道。

最擔心世子的,恐怕還是他的保鏢,一臉緊張之色。

素問將一枚種子埋進土裏,從係統中兌換出來一滴靈水,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滴落在種子上方。又端起水向上麵澆了一點。

“你以為我們都是傻子麽?埋個種子澆點水就開花?”等了約有一分鍾,老周忍不住出言諷刺。他的性子最暴躁,也是最看不慣那些裝神弄鬼的。

又過了能有兩分鍾,連素問心裏都開始忐忑了。雙眼直盯住花盆,感覺現在每一分鍾都像過了很久。

“叫保安進來,把他倆架出去。”院長對年輕醫生開口。已經5分鍾過去了,他沒耐心再看這兩個和尚玩什麽鬼了。

連市長眼中也露出失望與自嘲自色。自己這是關心即亂啊,難怪總有那麽多人被騙。連自己都這樣,何況普通百姓。

年輕醫生一臉嘲弄看著素問:“你倆是自覺點自己出去,還是我叫人把你倆扔出去?”

肖立明突然喊道:“冒尖了。看,冒尖了。”肖立明突然喊道。

“什麽?什麽冒尖了?”幾人紛紛朝花盆看去,一朵小小的綠芽從土中探了出來。

在幾人震驚的目光當中,綠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上長,不過一分鍾,就有十厘米高。

“我靠。”老周忍不住爆粗口。

“我靠。”院長也忍不住了。

連市長都嘴角**,好不容易才忍住差點吐出來的髒話。心裏全是震驚,這是什麽?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