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度能

“原來是三位師兄到了。”

道衍先是恍然,隨後對素問介紹道:“這位德誠禪師,人稱船子和尚。”

素問肅然點頭:“見過師兄。”

不過心中也是好奇,不知道這個名號是怎麽來的。

“這位秀岩師兄,精通醫術,有護國禪師之稱,行圓畢竟隻是精通外科,掌管藥師院還是差了些,如今秀岩師兄來了倒是正好。”

隨著道衍的介紹,素問點頭道:“有勞師兄了。”

這樣一來寺內的短板終於補上了。雖然現在醫療發達,不像以前那樣總是要給信眾看病施藥,但寺內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孩子就有五十多個,有個醫術高明之人,有什麽病情也可以及時處理。

秀岩微微一笑:“分內之事。”

“這位天如禪師,精通典籍,兼修淨土,是為“佛心普濟文慧大辯禪師”,其門人亦創建菩提淨宗寺。”

素問聽了之後也是肅然起敬,要知道“佛心普濟文慧大辯禪師”這種乃是帝賜封號,想必天如禪師名氣在當時必定不小。

“你這卻是在調笑於我。”天如對著道衍微微一笑道。話雖如此,卻對道衍言語並不介意。自己的封號被人記住說出,卻沒有絲豪得色,可見其心境修為,幾乎不為外物所擾。

“既然如此,德誠禪師與天如禪師入菩提院,秀岩禪師入藥師院,不知道可否?”素問話中雖然詢問,卻基本將事定下。雖然召喚而來的都是幾百上千年前的古人,且多是名聲在世間中有著流傳,但素問也僅是敬眾人乃是修行界前輩。至於寺內該如何安排,自然有法度。

“遵住持令。”三人皆是合十施禮,對於素問的安排並無反對之意。就像他們之前所說,素問在這個世界弘揚禪法乃是普度眾生,行菩薩道,功德無量之事,他們能參與其中也是機緣所在,素問如何安排他們就如何聽。

“那就勞煩道衍師兄先帶三位去尋住處,我先見見那位度能,回頭再來拜訪三位。”

在三人臨出門之前,素問又想起一件事問道:“不知三位可精通圓鏡術?”

三人紛紛搖頭,竟然沒有一人精通此術。

而道衍則微笑著看了看素問,又看了看三人,並不言語。

“難道是送上門來的這位度能?”素問心中思索。世間之事自由因緣所在,度能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此時來,說不定就能解決了此事。

……

“有勞等候了,那幾位乃是本宗師兄,受貧僧所邀前來相助,因此怠慢了,請勿怪罪。”素問敲門之後,推開房門先是合十告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