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個好機會

外麵風雲密布,素問在寺院中仍然悠哉度日。

不過對這件事他還是保持了一定關注,不是對天主教與道教,而是對後麵的那雙手的主人。打死他也不信這件事後麵沒有人推動,相信道教中的高層也明白。

不過他們此時已經是被架在了火上,無論如何都要表態了。

而素問則在好奇,背後那人到底想要做什麽,目的是什麽。

要知道兩教可不是吃素的,能人異士不知道有多少。若是被他們查到是誰做的,恐怕他想死想活都不容易。

比如茅山,有著趕屍,有著煉製僵屍的手段,那肯定也有其他對待死人的辦法,讓他死都死不安穩。

當然,那人肯定是有著相對應的手段。否則出不了一天就得被人連他小時候尿幾次床都算出來。

現在就看他們到底誰的手段更高明了。

……

這兩日在寺中,守常、海靜、海安三人幾乎都不想走了。

無他,一來是淨心寺太過適合修行,每日在寺中都能感覺到不用掛心修行,心中自然就能安靜下來,並且非常容易進入禪定之中。

第二點,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淨心寺的夥食實在太好了。同樣的蔬菜豆腐,在行心行明手中就能做出各種味道來。

按照守常的話來說,比五星大廚用上好材料做出的菜色也絲毫不遜色。

至於海靜和海安二人雖然沒去過五星大廚,但吃了行心行明做的菜,她倆都不打算離開了。若是要離開的話,一定要想辦法把寺中的廚子拐走。

吃兩個月這種夥食,再讓她們回去吃庵中的夥食,簡直比死還讓他們難過。

素問聽了他們的話,也隻是笑笑。“你們若是願意,可以到齋堂去學習。”

“真的嗎?”海靜海安同時驚喜問道,隨後有些壓抑不住臉上的笑容,不住對素問道:“多謝住持,多謝住持。”

兩句感謝扔下就一路小跑走了,看那方向,是直奔齋堂去了。

素問苦笑,也不知道這兩人來寺裏到底是帶禪法回去,還是帶廚藝回去。

還有一點,才到寺中幾天,就明顯看出兩人的臉蛋豐腴了一點,不知道再在寺中呆上兩個月回去後,她們庵主還認不認得她們。

佛門之中不乏用苦行來磨礪自己的人,但不禁口舌之欲的人也有不少。

包括素問,也同樣是如此。

能吃好的東西他自然不會拒絕,但若是真給他吃豬食,他也能麵不改色的吃下去。

又這麽過了兩日,期間素問給道衍打過電話,在知道那麵一切如常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就不再去關注。

有道衍在那裏,想必有什麽情況都能夠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