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雲遊僧

德衍和德普看到兩隻小狗立刻跑過去抱在懷裏,喜歡至極。畢竟還是孩子,對這樣毛茸茸的幼獸毫無抵抗之力。

素問看到他們的樣子也隻是笑笑。至於名字,已經想好了。大一點黃色的叫做阿不,小點黑色的叫做阿甘。至於是不是和某人的電影撞名了,他才不在乎。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和以前一樣,每天做做早課,然後教導幾人練武,自己修煉金剛指。下午脫光上身讓人用木棍擊打,修煉金鍾罩一小時,然後是羅漢拳和鷹抓功。日子過的倒也充實。

廟裏香火日盛,那些愛打牌的香客回去後贏多輸少,引得更多人前來燒香禮佛,連帶市井中出現不少傳言,都說淨心寺香火靈驗。有前來給自家孩子求姻緣的,也有求健康的,甚至還有求子嗣的。

素問其實很想和他們說一句,求子嗣還是要去醫院比較好。

一天下來總有那麽二三十個,早上的人尤其多些,很多人上完香後還要找道衍說上一會兒才肯離開。道衍比起素問可受歡迎多了。

不過他也沒那麽多時間去管香客的情況,每天練武就要占大部分時間,還要看著工地。畢竟那是他們以後要住的地方,多看看心理也有數。

牆體起的很快,幾天的時間二樓也建起了大半。再有幾天就能封頂,一周後就能開始裝修內部了。鋪完地麵就開始烘幹,12月份就能住進去了。

讓素問有些意外的是,有個別處來的和尚要在這掛單幾日。

所謂掛單,也就是指行腳僧到寺院投宿;單,指僧堂裏的名單;行腳僧把自己的衣掛在名單之下,故稱掛單。按理來說要在客堂才是,可淨心寺總共也沒幾間房屋,客堂更是沒有,便在山門見了那個和尚。

素問看著麵前四十餘歲的和尚,一身僧袍有些舊了,背著個佛緣袋。人又高又黑又瘦,猶如麻杆一般,讓人懷疑會不會一陣風就吹跑了。站在素問前足足比素問高了半個腦袋。素問身高有一米七五,這人都要有一米九了。惹人注意的是一雙眼睛非常明亮,透徹。

那僧人見到素問合十行禮道:“阿彌陀佛,貧僧廣覺,見過主持。”

素問看他一身打扮像是走了很遠的路,口音也是外地的,便問:“不知是從何來?”

“六安道光寺。”廣覺一臉平靜的回答。

“來做什麽?”

“廣覺打擾常住掛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