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比武招生(上)

眾人離開這幾天,寺中又來了幾個人,想要出家,都被行正安排到了客堂。

如今這種事情,已經不再需要素問出麵。由寺中法師詢問過,如果可以,就安排在客堂跟隨寺中日常學習,考驗心性。合格的話,就可以在寺中剃度出家。

包括一些居士的皈依,也都是由寺中法師主持。

而在接下來幾天時間,又有許多人趕來想要拜入寺中學武。

這幾日東海的酒店幾乎爆滿,住進來的都是年輕男子,而且很多都是三三兩兩一夥。

互相見麵的時候,都是抱拳見禮,

“在下江北趙定坤”

“江北趙?莫非是燕南伯後裔?”

“正是,不知兄台貴姓?”

“在下姓李,李遠方,見過趙兄。”

這樣的情況時常發生。

再繼續攀談下去,祖上還一起扛過槍,一起打過仗,關係立刻近了許多。

這麽多人湧入東海之後,便都趕往淨心寺。

當得知淨心寺目前隻招收武僧的情況下,一些人咬咬牙還是決定拜入進來。

雖然武僧輕易不得下山,但當通過寺內考驗之後,也是可以下山,甚至還俗的。

這就是他們的目標所在。

至於另外一個方法,從側門下山,之後不準對外述說是在淨心寺學藝,也不得再回山,倒是很少人會把心思放到這點上。

若是連這麽一點信心都沒有,又怎麽可能練得好武?

短短幾日,客堂就又住下了十幾個人,都是想要成為武僧的年輕人。

其中一些是心慕武學但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學習的,還有幾個竟然是武學世家的傳人。

不過這幾人大多家世衰落,將希望寄托在學到上乘武學之後,下山重振家業之上。

素問對這些人的心思有所察覺,但也並不在意。出家還俗都是個人的事,寺院自然不會阻止。

隻是若不立下規矩,想要學武之人會將山門踏破,所以才立下這許多規矩來。

與此同時,還有許多人都停留在東海之中。

這麽多年輕的武人停留在東海,除了帶來不少收入,也帶來了巨大的治安隱患,隻兩天就發生了二十多起打架鬥毆事件。

畢竟武術圈子就這麽大,難免會有有仇的。

或者先前並不認識,但互相看不順眼。若是普通人也就罷了。但都是練武之人,血氣旺盛,更容易發生摩擦,接下來十有**都要打起來。

而且周圍的人不但不勸阻,反而跟著起哄。

警察局將人抓回去一詢問,竟然全都是從外地來淨心寺拜師學藝的。

許多人家裏麵還有著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