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到看守所傳揚佛法

其他人都離開了,怎麽也要一周才能回到寺院。

隻有黎歌,在第二天一早就來到淨心寺,找到一豹要求他傳授武藝。

一豹看著麵前的清秀青年,一臉無奈。如果是正常的話,奉住持命教一個人武藝倒也無所謂。

但在知道對方是個女人後,他就有些別扭了。

尤其還是對方主動要求的。

要知道他十二歲就進武校,十六歲進淨心寺,和女孩兒打交道的機會少得可憐。

“估計你一隻手能打我三個。”一豹努力把自己往低了說,希望對方換個人選。

“但你會的我不會。”黎歌微笑說道:“再說,三人行必有我師,這是孔聖人說的。誰說求教就一定要找比自己強的人?”

一豹頓時啞口無言。

抬頭看向對麵的一龍等人想要求救,結果幾人衝他一陣擠眉弄眼。

“這可是你們住持答應的事……”黎歌悠悠說了一句,一豹隻好收斂心神,對她嚴肅道:“你要學什麽?”

“你會的,都教我。”黎歌說道。

“住持隻是說你可以學一門。”在這個問題上,一豹沒準備讓步。

“你可以去問他,他會同意的。”黎歌雙手背在身後慢慢說道,抬頭從練武場往山下方向望去,視野開闊,風景大好。

一豹想了想:“那我教你龍拳吧。”

反正素問答應了,那他也不會專門選擇最基礎的來教,免得讓人看輕了淨心寺。

至於是隻傳授一門,還是多傳授幾門,就等以後再問素問了。

那十幾個俗家弟子還沒回來,有三個熟悉的人回到了淨心寺。

顧子凱,魏不害以及妙藏。

三人在離開淨心寺兩個多月之後,終於歸來。

“啊!啊!那幫王八蛋,我再也不回去啦!”妙藏站在淨心寺山門前先是一陣大喊,將山腰的鳥都驚起不少。

“啊,哪隻該死的鳥亂拉屎?”妙藏快要氣瘋了,回去後就被人軟禁起來,然後又在那個該死的地方呆了半個月,總算跑出來了。剛喊兩嗓子紓解一下自己鬱悶的心情,就有鳥糞落在自己剛買的新衣服上。

“人善被人欺啊,連鳥都敢找我麻煩了。”妙藏使勁拽自己的頭發,看著天空咬牙切齒,也不知道是在生鳥的氣,還是生自己的氣,或者是將自己軟禁起來的家人。

都什麽年代了,竟然還發生這樣的事。

哪怕她早已預料到家人的死板程度,但仍然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好了,先別嚎了,上去拜見住持吧。”魏不害在一邊抻了個懶腰,這些日子他也不好過,甚至比妙藏更難,整個人都消瘦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