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行苦出手

見行苦與行鏡兩人態度較好,而且言辭也算懇切,兩人合計一下,一人在這看著兩人,一人回去稟告住持。

見到這情況,知道是解釋起了作用,行苦和行鏡也放下心來。

雖然費了些口舌,隻要能解釋清楚就好,最怕那種解釋不清楚的情況,或者遇到混不吝的,那就麻煩了。

兩人站在那裏等候,那個站在一邊的僧人不住上下打量二人。

行苦觀察這人,三十多歲的年紀,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兩條眉毛,很粗,如同掃把一般,尾部很亂。單單看這眉毛給人的感覺就不太好,若是按相術來看是喜歡胡思亂想和貪心。

不過佛門之中很少能以相術看人。因為修行之後,多少會對人造成一些改變,具體就看修行深淺程度了。

就在那僧人打量行苦二人,行苦也在打量那人的時候,眼角看到裏麵好幾個人走了出來。

目光看過去,除了方才那個僧人之外還有三個僧人一同走過來,幾人年紀不一,最大的有五十多歲,其餘大多三四十歲,都比較削瘦。

“貧僧淨心寺行苦,這是我師弟行鏡,見過各位師兄。”行苦先合十說道。

幾人來之前就已經聽了事情的原委,倒沒有擺臉色給兩人,先是合十回禮,說道:“貧僧慧生,現為本寺住持,兩位有什麽事情可與我說。

說話之人不是年紀最大的,但也有五十歲上下,穿著灰色僧衣,上麵還打著補丁,看起來清貧的很。

其他幾個僧人包括先前兩人倒是少有如此,衣服雖然洗的有些舊但都很整潔。

單單鐵佛寺眾人的穿著打扮就讓人心生好感,覺得是一心清修之人。

行苦和行鏡聽說他就是住持,又是合十微微一禮,行苦才開口:“本寺為禪宗中興之寺,住持原本聽說南方有大佛寺同為禪宗一脈,歡欣鼓舞,認為是我禪宗之福。不過近來聽說貴寺和大佛寺有事發生,便讓我師兄弟二人前來探查一下,看看是否誤傳或者誤解,若是真有此事,貧僧也略通一些醫術與偏門之道,或許能幫得上忙。”

行苦寥寥幾句就將淨心寺為什麽關注大佛寺和鐵佛寺的矛盾,以及二人為什麽而來,說的清清楚楚。

聽了行苦的話,慧生臉上帶著一絲悲色,其他幾人臉上都帶著悲色與氣憤之色。

“多謝素問住持好意!不過慧定他恐怕是……!”說到這裏慧生搖了搖頭,對兩人道:“兩位隨我進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