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行苦、行鏡

素問的心思沒人知道,哪怕就在眼前的李佳曦,也絕不會想到麵前的這位年輕僧人竟然有著這樣的“目標”。

要知道佛法傳入漢地這麽多年,修佛之人何其多?可成就菩薩道的屈指可數,就連有這樣想法的都沒幾個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羅漢就是他們此生最高的希望了。

甚至退而求其次先入淨土,再繼續修行。

各宗法師這麽做的都不在少數。

而素問卻在心中定下了目標菩薩道。

李佳曦聽到素問的答案,笑容更明亮了一些:“若是二哥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欣喜的。”

“隻能說是若無其他事情在身的話。”素問微微搖頭道。

出家人不打誑語,他自然不會說什麽虛言,也不會輕易應承某件事情。

將所有的事情說清楚,素問倒是再沒什麽重要的事情。隻是見李佳曦在這裏坐鎮,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人不可貌相”的感覺。

李佳曦在外界看來溫柔端莊,卻少有人見到她雷厲風行坐鎮一方的姿態。

隻能說是皇室出來的,沒有一個簡單的人物。、

哪怕這麽一個女孩兒,也能執刀兵。

雖然隻是清繳大佛寺幾百人,可今日的李佳曦給素問的感覺卻與往日截然不同。更何況清繳大佛寺隻是一個開始,後麵不知道有多少官員要被免掉職位,落入監牢。

中午素問又見到那個帶他過來的軍官,那軍官看著素問的時候目光總是有些怪怪的。

上午他回去後聽下麵戰士匯報的時候,多人提到見到一個僧人一閃即逝,仿佛鬼神一般。

若是一個兩個人這麽說他還能不在意,但十幾個人這麽說就由不得他不在意了。

言辭裏麵都是:在空無一人的地方突然憑空出現,不過轉瞬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且他們描述的形象,讓他怎麽聽起來都像是今天見到的那個素問。

因此這時再見到素問,他的表情多少有些怪異,看素問的時候目光總是有一些探尋,想要知道那個人是不是素問,他到底怎麽做到的。

不過到了最後,他也沒問出口,隻能將這件事當做奇聞放在心裏。不過從此之後,他倒是對佛道起了不少興趣。

下午李佳曦已經得到了一些口供,大致上與素問所說的相差不遠。

別的先不說,有一點是確定的,就是這大佛寺確實是白蓮教的一個據點,外麵披著一層佛門的皮。這樣總算不用佛門來背這個黑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