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伊嘎布

這個年輕男子說自己即將成為出馬弟子,誰都不信,這是在情理之中。大多數人不是認為“懶漢”就是以為“精神病”。

或者說是“癔症”。

因此眾人在聽了素問的話,多少有一些意外,難道這人說的是真的?

男子父母麵麵相覷。

原本他們就是以為孩子總是遇到挫折,又被人哄騙,所以才會這麽說。如今聽了素問的話,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過孩子父親立刻反應過來:“那就麻煩大師了,我們在這等。”

而那男子,聽了素問的話明顯也很意外,臉上倨傲的神情消散大半,柔和了許多。

素問雖然沒有認同他,但也沒有直接否定,對於他來說這就是比較難得的了。

素問點頭,剛要讓行正安排,突然想起來客房早就滿了,在那個醫療中心修建完成之前恐怕都不會有什麽空餘房間了。

素問想了下,那些孩子住的院子應該還有空的,就將這一家人安排到那裏吧。

回過頭叫行正過來,對他說了幾句,素問又衝那一家人合十致意,才帶著僧人出了正殿。

被耽誤了這一會兒,正殿上的鳥群早在素問等人出來之前就盤旋了幾圈散入山林裏了。

僧人中有耳朵尖的還能聽到遠處有個熟悉的叫罵聲音,朝那個方向能看到幾個黑點追著一個綠色的小點正在遠去。

那隻滿嘴髒話的和尚鸚鵡,最近也是和淨心寺耗上了。

總是被其他鳥追的到處亂跳,頂多消失個三天兩天,然後再回來罵,再被追的掉落一地鳥毛,如此反複。

好多人都懷疑,這隻鳥實際上是動物界的抖m吧?它就是在享受被追逐的快感吧?

不然哪有人跑人家去罵主人,被人追著跑了幾公裏,挨了好幾磚頭,第二天還去繼續罵?而且是堅持不懈,持續了一個多月。

最近這隻鳥在東海朋友圈的人氣連“討食組合”的風頭都給壓過去了。

同樣,也有許多人好奇這隻鸚鵡的主人是誰,可一個多月過去也沒什麽消息。

就算是有,恐怕也不會露麵吧。

這鸚鵡那一嘴髒話,若說不是主人教的,別人也不信啊。罵了淨心寺的和尚這麽久,他又怎麽會來找回自己的鸚鵡。

哪怕淨心寺僧人不說什麽,恐怕其他人的眼光都能戳死他了。

估計現在這鸚鵡的主人也就當做自己沒養過這麽一隻鸚鵡了。

素問回了房間,總算在抽屜裏找到那個聯絡方式,幸虧自己沒把這聯絡方式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