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點頭

“被人圈了,或者說是被人扣了。這種情況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被實力比他強的仙家拉去做苦力了。就和臨時工一樣,活兒都是你做,黑鍋都是你背。一般這種苦力工作都很麻煩,積德也很少,大多數都被支使他的仙家拿去了。

另外一種,就是得罪人了,被直接扣下了。什麽時候放出來,就不好說了。”

伊嘎布剛一說完,李家人也急了。哪怕不說什麽碑王的事情,這也是他們家老祖宗啊。老祖宗受難,子孫又有幾個能不急的?

“姑娘”“大師”“大仙”李家人一張口全叫出來了,一臉祈求之色。

“要是第一種,事情辦完就放回來了。雖然受些苦,這也沒辦法。

至於第二種,你們就找個實力強的出馬仙看看能不能給要回來吧。”

伊嘎布無所謂道。行走這麽多年,這種事哪怕沒見過也聽說過不少,又和自己沒什麽關係,自然不會在意。

“大師,我們都平民老百姓,哪知道這些啊!求你幫幫我們,那畢竟是我太爺爺,他被人扣下了,我這怎麽能忍心啊!求求你,幫幫我們。”李根利頓時急著說道。

“是啊,你好人好報,求你幫幫我們!”劉秀梅也跟著附和。

麵對兩人的哭求,伊嘎布搖頭道:“我說過了,第一種的話過段時間就放回來了。第二種的話,要和實力遠比他高的人打交道,我幹嘛去得罪這人啊?都是混這一行的。”

見伊嘎布不同意,李根利直接跪了下來:“求求你幫幫我們,我們真的找不到別的人能幫忙了。”

說著話又轉向素問:“大師,求求你和這位大師幫幫我們,我們一定會報答的。”

“阿彌陀佛,貧僧對這方麵一點都不懂,我這也實在沒什麽辦法。”素問為難道。若是其他事,能幫一把他就幫一把了。可這事,他實在幫不上,何況到底是哪種原因被扣還不知道呢。

想到這素問問伊嘎布:“到底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情況?”

“這個我可看不出來,反正現在人家手裏呢,什麽時候放回來都看人家心情。”

一聽這話,李根利和劉秀梅更急,連連求向伊嘎布。

李庚一在一邊想要拽父親起來。有幾個年輕人能夠看自己父母跪在別人麵前?

可想到要救的是自己太太爺爺,他又猶豫了起來。

哪怕不說什麽碑王的事,祖宗總要救的啊。

最後一咬牙,李庚一也跪了下來:“求你幫忙救我太太爺爺出來,以後就是給你當牛做馬都行。隻要我能做到,肯定不推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