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動物盯梢

這些日子素問隻顧和其他宗門聯絡,幾個弟子來回不停的奔波於淨心寺與其他寺院。

期間眾人也通過兩次電話,不過很多話在電話中很難說的清楚,很多事情更要他人仔細思索考慮後才能給答案。因此一來二去之下,還是這種古老的書信模式更被眾多寺院所喜。

一來顯得鄭重,二來問題都可以在細細考慮後再回答。

隻是苦了行神等弟子,幾個來回下來,人也變得更加消瘦了。

身上的氣質也變得精幹了許多。

最後眾人決定,先由各宗聯係各宗的道場,對於一些事情和述求都詳細列出來,到時候在某處舉行一次會談,等事情大概定下來之後,再將事情公布給新華所有寺院。

之後先組建一個總的組委會和地區組委會,負責組建各地協會。

再由各地協會推選人選組建總協會。

總之,盡量保證公平公正,盡量保證除了藏地外每個地區都有所有宗門進入地區協會,避免處理事情有偏倚。

如果是普通人用這種辦法組建協會的話,恐怕扯皮的事就夠人頭疼,大部分精力也都消耗在上麵了。

但在佛門之中,眾人都相信大多數人還是保持著相當質樸的觀念,明確是非。

其中吾真寺也提出一個問題,就是這次組建佛協是僅僅出家人,還是將居士也容納如其中。

“自然是將居士也納入其中。”素問對於這個問題幹脆利落。

“不過居士人數極多,修為高低不同,皈依程度不同,必須要重新確認並且辦法證書,可以將這一部分居士容納進佛協體係之中,甚至擔任相當的職位。

畢竟他們在與世俗中人打交道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比出家人更方便。”

素問提筆將自己關於居士的想法盡數落於紙上,再讓人送出。

在素問將心思都放在推動成立佛協的事情上時,伊嘎布又傳來兩次消息。

柳興旺相同的手段使了幾次之後,天主教的人果然坐不住了,最後與柳興旺鬥了一場,柳興旺帶的清風死了二十幾個,碑王也折了一個。而天主教在冊的傳教士,有兩個外國傳教士與七個新華傳教士當場死亡。

這件事上柳興旺著實吃了點虧,畢竟鬼仙一類還是很被這種正教所克製的,如果是真正碑王那種有令在身的鬼仙還好,如清風雖然在南方一些地方稱為鬼仙,實際上就是有點實力的亡魂,自然會被克製。

好在這次天主教那些人也沒討到什麽便宜,算是兩敗俱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