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度可度之人

梁顯、梁晨父子,這個名字讓素問很陌生。

肖立明提醒後才想起來。這樣的人物,素問並沒有放在心上。

肖立明也隻是提醒下,小心他們的小動作。

畢竟這對父子可不是這樣輕易放手的人,何況上次吃了那麽大虧。

哪怕有世子的原因,也不可能讓兩人一直以來一點動靜沒有。

完全是因為還有個肖立明,使他們暫時不能有什麽動作。但換了秦思月上去,恐怕兩人的小動作也就要來了。

聽完肖立明的話,素問表示感謝。

仇既然結了,就避不過。他們要來,就讓他們來了。

何況現在淨心寺已經不像原來那樣默默無聞了,他們也不敢使些什麽過分的手段。

掛了肖立明的電話,站到窗前,看到魯智深手中的酒葫蘆,心中很是滿意。雖然內裏沒變,但總比天天拎著二鍋頭的瓶子看起來要好的多。

正在看著窗外發呆,道衍推門而入。

素問轉頭看去,道衍主動來自己房間的時候可不多。

“有人要剃度出家,貧僧覺得此事還是主持決定較好。”道衍衝素問說到。

素問挑了挑眉毛,來這出家?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幾個月了,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事。

閑著無事,就跟著道衍背後走到正殿。

阿甘和阿布搖著尾巴跟在後麵。盡管這兩條狗多數的時候是德衍德普在養,卻極為喜歡跟著素問。讓兩個小和尚對此很吃醋。

不知是記得素問將他們帶回來,還是什麽其他原因。

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站在那裏,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渾身衣服看起來很整齊,臉色雖然平靜,但素問總感覺他心裏不像是表麵那樣。

素問也不多做客套,直接問道:“這位施主,你要出家?”

青年猶豫了一下,很快下了決心:“是的,主持,我要出家。”

素問又問:“懂佛法麽?”

青年搖搖頭:“難道一定要懂佛法才行麽?”

“這倒不是。能說下你為什麽要出家麽?”

“心慕佛法。”青年立刻回答道。

素問搖了搖頭說到:“說實話吧,說這些話是沒用的。總要知道你到底是什麽原因,我才決定是否收你。”

連佛法都一點不懂,竟然說心慕佛法,若是這都信了,腦子裏得進多少水?

青年臉色立刻垮了下來,有些沮喪。

青年話語有些囉嗦,經常有些顛三倒四。但隨著他的敘述,素問總算聽明白了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