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晚宴

素問幾人在鐵皮房子裏擠了一夜,這個時候晚上的天氣不算冷,也不算難挨。

這說的是其他幾個人。

至於素問,自從金鍾罩到了中級之後就真有點寒暑不侵的意思,哪怕再冷些熱些也不會受到什麽影響。

第二天下午,素問又乘著來時的車前往皇宮。

那司機送素問幾人到了之後沒走,而是留在那裏等候吩咐。素問幾人在鐵皮房子裏睡了一夜,他則在車上睡一夜。說起來在車上睡比起鐵皮房子中還要舒服許多,第二天看到他也是精神奕奕的。

到了皇城附近,許多車輛看到這輛車後都開始讓路或者減速。

到了停車場,這裏已經停了大半,還陸續有車往裏進。

素問下車抬頭看看天空,又是一個傍晚。隨後在司機的帶領下前往宮門處,遠遠就見到一個穿著漢服的女子在那裏候著,走近了認出是李佳曦。

“大師過來了。皇兄脫不開身,便讓我來接你。”李佳曦見到素問後迎上來笑道。

“有勞公主遠迎。”素問見禮,隨後與李佳曦邊聊邊向裏麵走去。

身邊李佳曦這身裝扮還是第一次見,比以往所見之時更有韻味。

傍晚,石橋,俏佳人,還是天潢貴胃,可惜等的是個和尚。

一時間不知道多少人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不過素問身份在那,倒沒什麽人有其他想法。

“這次多虧了大師!作為人女我還沒向大師道謝。”兩人並肩而行,李佳曦轉頭說話,目光明亮。

“這事公主就不要再提了。”素問搖頭道。半響又道:“大佛寺的事還要多謝公主。”

“小事一件。就是當初你沒在那裏,那種蠅營狗苟之所也要掃清。掃清之後那麽大地方總不能空著吧?讓別人入駐,保不準又出什麽事情來,倒是大師你派人去還讓人放心些。”李佳曦笑道,一臉明媚。

素問輕笑。

兩人向裏行走,後麵車輛下來的人都在後麵落下一段距離,不敢逾越。而前麵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

最後到了一處大殿前,在外麵就看到許多人站在那裏聊天,見到兩人過來紛紛朝李佳曦施禮,隨後目視素問。

“這位是淨心寺素問大師,父皇的身體多虧大師才能無恙。”李佳曦為眾人介紹到。

眾人臉上都帶著笑容,朝著素問點頭示意。

進了大殿,如同電視劇中那般,兩邊都是條案,皇帝與皇後坐在最上麵。

不過有了些變化,兩邊的條案有80公分高,後麵還有一把把椅子。

此時已經有許多人入座,互相攀談。

還有一些人三三兩兩的站在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