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魯智深下山

皇帝看著案頭上關於淨心寺所有情況的文件,厚厚一遝。

揉了揉眉心,這淨心寺的情況他也想不明白。

那些人為什麽會在素問接任住持後紛紛投入淨心寺,他覺得如果能弄明白這件事,其他的就都能弄明白了。

繼續往下看下去,還有幾樣東西是值得他注意的。

一個是淨心茶,喝過的人都一致稱道。雖然喝的人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但也有些富豪通過各種方法喝到一些,按照他們的話來說是不下於任何頂級茶葉,而且猶有過之。

還有一個則是入常米,好像王家的那個小兒子就弄到一些,然後找了一幫人想要種植出來,差點變成笑柄。

似乎還有一種白菜,也是評價極高,隻有極少數淨心寺的信徒吃過。按理來說這東西他本不該在意,再好吃的白菜也是白菜,可他總覺得淨心寺的東西都有點說不出的古怪,因此將這個消息也記在了心裏。

將這兩頁紙放下,又拿起手邊另外一份文件,是關於徐丹溪的。

這些日子徐丹溪在淨心寺做的事情,為什麽要這麽做,原原本本寫在了上麵。

這張紙是由徐丹溪的弟子口述,其他人記錄再呈到他麵前的。盡管已經盡量客觀記錄了,可從中也能感覺到徐丹溪的弟子心中的疑惑,對於淨心寺上香達到的神奇效果的疑惑,還有一點心中的動搖。

皇帝將上麵的字一個個看完,才放到桌子上繼續揉捏眉心。

好半響,皇帝才歎道:“這個素問,還真有些神秘啊!”

那些道教高人,擅長玄門術法的也有,不過在皇帝看來隻是另外一種還沒被掌握的力量體係。雖然神奇,但見多了,聽多了,也就不太在意了,那些人本身也遠沒有素問給他的這種神秘感。

不管怎麽說,這個時候冒出素問這樣一個人,並不是一件壞事。

……

徐丹溪在淨心寺呆了足足一個月,最後是抱著一摞佛經走的。每本佛經之中都夾著許多紙條,上麵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都是自己的一些感悟、想法,還有就是自己不明白的部分由淨蓮解惑,他也都小心翼翼的記了下來。

在他走的時候,素問就將這些經文送給了他,由他回去以後參閱。

這一個月在淨心寺感受到的神奇地方,加上佛經中的內容,將這個國醫聖手變成了半個佛教信徒,這是所有人事先都沒想到的。

接下來的日子,淨心寺又來了不少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