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雜事

離開地藏殿,沒走出多遠就遇到喜氣洋洋的幾個僧人簇擁著行神過來。

“住持!”幾個僧人紛紛駐足行禮。

素問掃了一眼行神,氣息果然不同。而且麵上平和,雙眼中也一片平靜,並沒有突破後的狂喜神色,這種心性讓素問極為滿意,便點頭道:“不錯,不錯,日後也別忘了守住本心。”

幾人聽素問的話奇怪,好奇問道:“住持你看出來了?”

素問微微點頭:“去吧,敲響兩輪七十二響鍾聲來慶賀。”

“兩輪?”眾人先是一愣,隨後頗為興奮問道:“還有哪位師兄成就了?”

“不知,還沒見到人,你們去敲了就是。”素問笑著說道,又拍了拍行神的肩膀以示勉勵,便朝著僧舍行去。

留下後麵幾人麵麵相覷,住持竟然還沒見到人就知道還有一個人成就法師了?

住持真是越來越神秘了。

“不用多想了,那個人應該是行苦師兄。”行神在一邊說道。

幾人想想,行苦的水平還在行神之上,如今行神都突破了,行苦突破也是在情理之中。

沒多久,寺中就響起了七十二響鍾聲。

寺中弟子結合方才的見聞,再聽到七十二響,立刻就知道是有師兄成就法師了,紛紛羨慕不已。

七十二響過後沒幾分鍾,鍾聲再次開始響了起來。

當超過三十六響的時候,眾僧人開始心中嘀咕起來,莫非還有一個師兄突破了?

當第二輪七十二響過後,眾人都確定,是有兩位師兄突破,隻是不知道是誰。

不過寺中僧人對於各人修行多少都有了解,都猜測不外乎行神行苦師兄,起碼有一個是二人中的一人。

也有香客詢問正殿外的知客僧,方才的鍾聲是什麽意思。

知客僧便解釋:“方才是有師兄成就法師,所以鳴鍾七十二響來賀。”

“那方才的鍾聲響了半天,不止一個人吧?”普通香客對於鍾聲響多少次並不敏感,隻記得好像響了很久。

“是有兩位師兄成就了。”那知客僧說道,語氣中也帶著一點羨慕。

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不知道還多久才能達到那一步。

也有人好奇問,法師是什麽意思?

遊戲中通常都有法師職業,會使用法術之類的,可佛門中的法師到底是什麽意思就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不過也都知道,肯定與遊戲中的不一樣。

“要通達佛法並能為人講說的人才能稱法師。”那知客僧道。“不過由於各種修行之法有別,實際上我禪宗是叫禪師,如律宗是叫律師,精通經藏是叫經師,精通論藏是叫論師。不過外人鬧不懂,便以法師統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