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倒黴的夜探

“不管怎麽樣,還是小心些好。”貞身後四十多歲的男子說道。

“嘿嘿。”阿莫爾笑了兩聲,輕蔑的態度直接擺在臉上。

“淨心寺的住持應該不簡單,至於其他僧人不清楚,不排除有厲害的人物。”貞繼續說道。

“放心吧,我這人說話算話,一定會把默拉救出來。不過你答應我的事情也別忘了。”阿莫爾擺擺手道。

被阿莫爾打斷了幾次,貞看了看手上那張紙,似乎沒有太多要說的了。自己其實最擔心的就是淨心寺僧人,她相信阿嬤是不會輕易被人抓到的,那個素問一定不簡單。

可阿莫爾太過狂妄自大了。

“今天半夜的時候動手。一定要把阿嬤救出來。”貞再次強調道。

“沒事了?那我回去休息了。半夜動手,那得好好睡一覺才行。”阿莫爾起身離開。到了門口轉頭道:“要不你到我的房間聊聊?把報酬先支付一些。”

“救出阿嬤之後。”貞冷著臉道,看這張臉就覺得惡心。

“嘿,就算默拉出來了,你答應我的也得給我。別人怕她,我可不怕。”阿莫爾留下一句話就出了房門。

傑裏也離開後,安博皺著眉毛問道:“還有沒有什麽淨心寺的資料?默拉不是不小心的人,普通人也抓不到她。”

貞出了口氣,臉上緩和許多。“在這裏我們沒有什麽認識的人,都是從東海人口中和網絡上知道的。這個淨心寺住持很有手段,淨心寺也很靈異,再就是寺中有不少法師和會武術的和尚。另外淨心寺分成五層,正殿在第一層,僧人住在第四層。

還有就是淨心寺最近在開水陸道場,白天很忙碌,晚上應該睡的比較沉。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救阿嬤出來。如果被發現了,就大鬧一場。”

安博點了點頭:“那些和尚別的不行,超度還是有一手的,鬼童可能不太好用。”

“如果真被發現了,那就用飛頭降吧,他們攔不住的,正好報阿嬤被抓的仇。”貞說道。

這些事情她已經全盤想過了,也和兩位阿嬤的弟子商量過。

等安博走後,貞才軟在椅子上,雙手抱住肩頭。

阿嬤在的時候,她隻是個普通女孩,頂多知道的比普通人多些。

如今阿嬤不在,自己必須要把事情扛起來。

她這些日子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必須堅強起來。

如今已經到了最後,就看今天晚上了。

多摩和卡塔看著貞的樣子,安慰道:“放心吧,一定會將老師救出來的。”

貞嘴裏輕輕“唔”了一聲。

……

素問並不知道大馬的幾個人已經聚集在這裏了。

距離陳家幾人的死亡已經過去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