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音之死

周圍的環境一轉,從虛空中又回到了方才那個房間。

熟悉的牆壁,桌椅,還有牆角放著的那盆文竹。

金光,從天而降的金蓮,還有那個將妙音內心全都剖開的畫麵都已消失不見。

素問仍然坐在原處,隻是臉色發白。

妙音看著周圍的景象,眼中微微露出迷茫,身體搖晃了下,隨後噴出一口鮮血。

“噗!”整個人就向前倒了下去。

素問一把抓住他肩頭,將他放回椅子上。

好半天妙音才清醒過來。

看了看周圍的景象,又看了看素問,一臉慘然:“看透自己的心何其難。有些事情久了,就連自己都不知道最初是什麽模樣了。有的話說久了,無論真真假假,自己都開始相信了。

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這些年到底是什麽模樣……”

“法師之前入了魔障,如今悔悟,未必沒有機會。”素問搖搖頭寬慰道。

“晚了,若是早遇到法師還好。如今已經做了這麽多錯事,已經太晚了。”妙音搖頭道。

不等素問說話,便自言自語說道:“貧僧當在佛祖麵前懺悔七日,然後還他們一個公道。”

素問聽出他話中的意味,說道:“如法師之前所說,活著的人更加重要。法師要好好活著,才能償還其他人。”

妙音搖搖頭:“素問法師不必多說,我意已決。”

“法師何必如此?”素問搖頭道。

“不如此無法心安。不心安,則日夜受到煎熬,生不如死。”

“可你一死了之又能解決問題麽?他們親人已經失去,哪怕你死也回不來了。不如法師傾盡餘生為亡者化解生前業力,不比一死了之更有意義麽?”素問反問道。

“此事貧僧會安排。至於貧僧,留此殘軀也是無用。這軀體不過一具皮囊,沒了皮囊仍然是我,當在地獄之中日日夜夜誦讀佛經,為那二十三個亡者尋得一線光明。”

素問見妙音心意已決,便不再多說,隻是歎了口氣。

就如同妙音所說,死後仍然是他,而且在地獄中尋得一線光明,比起生為人身之時更難。

不過這也是妙音自我尋求解脫的方法,也是他立下的大願。

什麽時候那二十三個亡魂都消掉業力解脫轉生了,他才能從地獄中離開。

“現在什麽時辰了?方才仿佛過去了很久。”妙音問道。

“過了兩個小時。”素問說道。雖然方才幾乎看了妙音一生,但時間隻是佛經的長度。

“我就不多陪素問法師了。”妙音說道。“日後本寺若是有什麽事情,還勞煩素問法師看顧下。”

素問衝著妙音合十,微微歎氣推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