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信了

齊宵和柳月眉,此時的表情有些奇怪。

雖然一個是綁匪,一個是被綁,兩人又互相為加害者和受害者。

不過此時的表情倒是差不多。

瞪著眼睛,一臉的吃驚和茫然。完完全全的呆住了,心裏天翻地覆一般。

顯然剛才發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兩個人的心裏接受能力。

兩人從來都沒想過,竟然有會有一天有這樣的經曆,一屋子的鬼,隻有三個活人。

而這一屋子鬼全都是麵前那個和尚引來的。

聽了素問的話,兩人一時難以有什麽反應。

好半天,兩人接受了剛才發生的事情,齊宵歎了口氣,將折刀直接扔到了一邊。

經曆剛才那一幕,他已經很難再升起其他心思了。素問說因果,那就有因果。素問說果報,那就有果報,素問說什麽,他現在就信什麽了。

走到素問身邊,朝著素問直接拜了下去,五體投地。

“還請收我為徒,教我解救父母之法。”齊宵腦袋直接貼在地上懇求道。

“阿彌陀佛,你明白就好。大錯還未鑄成,如今回頭不晚。”素問輕笑道。

兩個人,總算有一個肯回頭了。

隻這一個,就足以讓素問欣慰了。

又將目光放在柳月眉臉上,道,將她解開吧。

“是。”齊宵起身撿起折刀將柳月眉鬆開。

柳月眉起身活動了下身體,被捆這麽長時間,身上難受的要死。

不過目光始終放在素問身上,從她臉上可以看出,她此時很猶豫,心裏很亂。

素問不急著說話,微微閉目,修養精神。

等待著柳月眉的答複。

過了好半天,柳月眉才猶豫開口,“素問大師!”

素問聽到她的聲音,睜眼看過去。

“有個問題可以問一下麽。”柳月眉問道。

“請講。”

“如果我把錢都還回去,能消除我自身的罪孽麽?”柳月眉問道。

“不能。”素問直言說道。他不可能虛言欺騙,也不屑為之。

“還請大師指條明路。”柳月眉躬身道。

哪怕她心計再多,再能言善道,此時也無法施展;縱然有千言萬語,也無法開口,隻能求素問給她指一條明路。

就在這個時候齊宵突然開口:“有的錯你永遠無法彌補,無論你做了什麽都無法償還。”

這讓柳月眉想起來方才素問提過齊宵父母,難道齊宵父母就是因為自己而死?不過騙的人太多,她根本不記得了。

“你要做到誠心懺悔,然後將那些錢退還給被騙的人。哪怕無法得到對方的原諒。日後一心行善,以善抵罪,並且每日誠心誦經,為自己消減業力。至於最終如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素問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