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慧寂的打算

回了津城,柳月眉在素問背後躬身行禮:“大師,那我就告辭了。”

素問沒回頭,隻是擺了擺手。

日後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齊宵仍然跟在素問身後,一聲不吭,默默跟著。

兩人又走了一段,周圍多出了許多早起鍛煉的人。

“你想好了,如果你跟我回寺的話,寺中生活清苦,與俗世無法相比。而且各種規矩甚為嚴厲。而你若留在這裏,我可以留你一部經書,日後每天誠心誦讀,消減你父母業力,同時也消減自身業力。”素問頭也不回的說道。

“我願意跟隨師傅上山。”齊宵在身後回答。

“莫叫我師傅。若是上山,你也要先過了考驗一關,在寺中跟著其他人一般生活,等到剃度之後,才能算是寺中弟子,到時自然有人做你師父。”素問說道。

“我願意按照師父所說去做。隻求入門後師父收我為徒。”齊宵在身後說道。

素問轉過頭,看了看齊宵,笑了下:“你倒是找上我了。既然這樣,我也不拒絕。等你真正達到要求剃度出家,再叫我師傅吧。以後,你就叫我住持好了。”

“是,住持。”齊宵應聲道。

素問點了點頭。

看齊宵的樣子,現在倒是和普通人差不多。

不過方才剛見齊宵之時,言行都透著病態,讓人覺得有些危險。

雖然其他人沒感受到,但《地藏經》確實讓齊宵平靜了許多。

日後在寺中呆上一段時間,應該就會與那些孩子一般,如同普通人一樣了。

否則以他當時的狀態,確實不適合留在世俗之中。

如今事情辦完,他也不留在這裏,當天便乘車回去,帶著齊宵回山。

齊宵對外界的一切都很少關注,自從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就沉默不語。哪怕淨心寺山下的熱鬧景象也沒讓他多看上兩眼。

直到站在山門下,齊宵閉目站在那裏,突然淚如雨下,引得不少人的注意。

在這裏發呆的很多,但這樣淚如雨下的確實不多。

一直到進了淨心寺,他才漸漸平靜下來。聞著周圍的花香,讓他心中一陣寧靜。

行正在知道素問回來後連忙趕來見禮。

“給他安排個住的地方吧,與那些在寺中之人一樣。”素問回山後對行正說道。

“是。”行正明白了素問的意思,對著齊宵伸手:“請隨我來。”

齊宵朝著素問恭敬一禮,之後隨著行正離開。

行正將齊宵帶到僧舍後麵,那些孩子們住的院子。

最近很多病人住在山下,客堂倒是空出來一些房間。不過最近想要在寺中出家的人也多了許多,足足有五六十人停留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