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爺爺的秘密

這時,忽然隻聽奶奶哭喊一聲,“他爺爺!”

奶奶看著滿屋的鬼行屍,早已經嚇得魂不附體,這一聲哭喊聲裏,似乎是蘊含著某種寓意,像是在向爺爺提醒著什麽。

被奶奶這麽一提醒,爺爺似乎是立刻明白,心領神會。

爺爺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極為為難的表情,片刻之後,爺爺似乎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厲聲喝道:“走,都去東屋!”

東屋是爺爺奶奶的臥室,那裏的房頂上同樣是被鬼行屍給掀開了洞口,我不明白他讓我們去東屋有什麽用意。

爺爺領著我們來到東屋,他朝父親使了個眼色,父親跟二叔三叔立刻就心領神會,他們合力將爺爺那沉重的木床移開。

一旁的劉真人看著不明所以,“禹堂,你們這是幹什麽?”

可是,爺爺此刻卻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一臉鐵青根本就不理會劉真人的話。

等那木床移開,我看到那下麵隻是普通的地麵,並沒有什麽密道機關之類的。

此時,屋外的鬼行屍已經聚到了門口,他們在拚命地砸著房門,我們頭上的房頂也都已經被掀開了幾個洞口,不停地有鬼行屍探出頭來,企圖鑽進來,都被二叔三叔他們用鐵叉給頂了出去。

父親則是走到的水缸跟前,給爺爺提來了一桶水過來。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更加疑惑起來。

如今情況如此緊急的時候,父親怎麽還有閑情在這裏提水?

劉真人估計之前也以為這床下麵有類似於暗道密室之類的地方能夠躲藏,可是眼下什麽都沒有看到,不免有些失望,“禹堂,你這到底是在幹什麽?”劉真人再次詢問道。

爺爺舀起一瓢水,頭也不回地說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這時,父親走到劉真人跟前,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對劉真人客氣地說道:“劉真人請你背過身吧。”

“什麽?”劉真人簡直不敢相信,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父親竟然還向他提出如此不合情理的要求,劉真人感覺實在是有些不耐煩。

不過,劉真人最後還是按照父親所說的,背過了身去。

看到爺爺跟父親如此反常的舉動,我的心裏也奇怪萬分,此刻的爺爺跟父親身上所散出來的氣勢,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感覺就像是兩個陌生人一樣,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是跟我生活了十八年的親人,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甚至都有些害怕。

劉真人背過身後,我看到爺爺那幹枯的手掌在那地麵上緩緩摩挲,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麽。

隨後,爺爺的手忽然停了下來,他似乎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是,我看到爺爺停在的地方,也隻是一個普通的地麵而已,並沒有什麽不同的地方,我真懷疑爺爺是怎麽找到的。

爺爺找準地方之後,便抬起右手,右手伸出食指中指兩根手指。

那兩根手指垂直向下指著地麵,緊接著,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生了!

隻見,爺爺猛地將那兩根手指撞向地麵。

隻聽“嘭!”地一聲悶響,爺爺的那兩根手指,竟然是直接沒入到那石板地麵之中!

看到這一幕,我驚得眼珠子都快從眼眶裏跳了出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麽可能?那地麵可是石板鑄就,爺爺的手指怎會如此厲害,竟然能夠將那石板直接擊穿!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這究竟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爺爺嗎?

爺爺的動作還未停止。

爺爺按照剛剛的方式,又接連找到了其他六個地方,同樣都是用手指破破開。

轉眼之間,七個洞口便呈現在了我們眼前。

在這過程中,劉真人聽到身後奇怪的聲音,很想回頭來看看究竟生了什麽事情,卻都被一旁的父親婉言製止。

七個洞口破開之後,我便看到爺爺站直了身體,將手中的水瓢高高舉起,將瓢中的水倒下。

那瓢中流出的水細如絲線一般,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甚至都現不了那水流的存在。

我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驚住了,我想起了初中課本裏學到的那篇,歐陽修的《賣油翁》。

《賣油翁》裏的那位老人,因為熟能生巧,能夠將油穿過銅錢的錢眼倒入油壺之中,當時我學這篇課文的時候,都為老人的技藝感到驚奇。

可是,眼下看到爺爺做的這些,我覺得他要比那個賣油翁還要厲害很多。

我心中對於爺爺更加感到驚奇了。

我感覺爺爺跟父親他們背後,一定是隱藏了某種秘密。

爺爺向著那七個洞口裏澆入流水,我現,爺爺澆入流水的順序跟多少,都不是隨隨便便的,他好一次是對一個洞口澆到一半,便去對另外一個洞口裏澆灌,片刻之後又轉而返回到之前的洞口繼續澆灌。

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有鬼行屍從房頂湧入進來,都被父親跟二叔三叔他們製住,爺爺全程都是全神貫注,周圍的一切似乎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片刻之後,爺爺似乎是終於完成,他隨手扔掉水瓢。

在他扔掉水瓢的那一刻,驚人的一幕生了!

隻見那床下的地板,竟然是整個向下沉降了下去!

“轟隆!”那似乎不單單是一塊石板那麽簡單,更像是整個地麵,包含下麵深厚的土地,都在向下沉降。

“我們走吧!”說罷,爺爺讓我們直接跳到那沉降的地麵上。

當劉真人回過身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時,驚得雙目圓睜,身體僵直在了那裏,父親喊他兩聲,他才反應過來,跟隨我們一起跳到那石板之上。

那石板繼續緩緩地向下下沉,我現,四周的牆壁十分光滑,簡直是如同鏡子一般。

我們所處的這塊石板,就如同是一個電梯一般,在這空間裏不斷地下沉。

轉眼之間,我們已經跟隨那石板下沉到了十幾米深的地下!

頭頂的鬼行屍有些不顧死活地從上麵跳了下來,可是落在我們麵前時,早已幹枯的屍體直接就被摔得解體,屍體裏的骨頭都直接摔得粉碎,再也站不起來。

有些鬼行屍試圖想要順著四周的牆壁滑行下來,可是,那牆壁垂直下來,而且上麵十分光滑,那些鬼行屍趴在上麵跟直接跳下來沒有什麽區別,同樣也是摔得粉身碎骨。

隨著我們下降得更深,那些鬼行屍終於是再也不敢向下追過來,都是在我們頭頂的四周牆壁的邊緣上徘徊踱步。

等我們下降到將近二十米的地方時,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隨即生!

隻見,在我們一旁的牆壁之上,竟然是猛然出現了一個洞口,確切地說,那隻是一個一人多高的暗格,縱深並沒有太長,隻有幾米遠。

而這洞口的盡頭,卻是一堵石牆,沒有任何間隙,完全就是一條死路。

“這是什麽地方?”看著眼前奇特的景象,劉真人感到十分疑惑,“禹堂,這究竟是怎麽回事,你們家的地下,怎麽會有如此巨大的機關?”

別說是劉真人,此刻我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我在這個家裏生活了十八年,跟爺爺父親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可是我對此卻是一無所知,此刻我的心裏,也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爺爺看著劉真人,他從剛才開始,臉上就一直保持著這種陌生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機警,就像是一個枕戈待旦處處防備的戰士一般。

“劉真人,很抱歉,今天將你牽扯進來,我也很感謝你為黎寒所做的一切。”爺爺聲音沉冷地繼續說道,“不過,今天所生的事情,你最好當做什麽都沒有看到,這樣對你對我都好!”

爺爺的聲音冰冷得像是能吐出刀子一樣,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