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半架鬼梯不落步

我們黎家的宅子下麵,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古墓?

這樣的想法在我的腦中剛一閃現,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八一中文√網W★w★Wく.?8★1?z?W?.CoM

我腦中快思考著早些時候生的那些事情,有些重要的東西立刻就被聯係到了一起。

那飛流台,同樣也是一直通往地下。

我在腦中計算著那飛流台到這下麵的距離,距離也差不多。

會不會那飛流台所通往的地方,就是這座古墓!

還有飛流台底部的那個打不開的石門,那個石門,該不會就是這古墓的入口吧!

一個大膽的想法立刻就在我的腦中閃現出來。

爺爺父親,還有我們黎家的祖輩們,他們一直堅守的秘密,該不會就是跟這個古墓有關吧!

這些問題對我很重要,我必須要馬上弄清楚這件事情!

我隨即便問道:“陳暮哥,這淬魂梯下麵,是不是一座古墓?”

陳暮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我又問道:“那這古墓,是不是跟我們黎家有關?”

陳暮似乎也知道瞞不住我,便如實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黎家應該是這座古墓的守墓人!”

“什麽?守墓人?”我怎麽也沒有想到,我們黎家竟然還隱藏著這麽一個秘密。

爺爺父親他們從小就告訴我說,我們黎家祖上是書香門第,可是現在,怎麽會變成了守墓人呢?

隨即,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陳暮哥,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猜到了這一點?”

我想到陳暮之前在給我請三清法蓮封住我體內邪氣的時候,曾經問起過我,他問我們黎家祖上是做什麽的。

當時我就覺得他的這個問題問的有些突然,而且十分奇怪。

現在看來,恐怕當時陳暮就開始懷疑我們黎家的身份了。

果然,陳暮點了點頭,“沒錯。”

我心中驚駭萬分。因為,陳暮當時問我那個問題的時候,來到我家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在這麽短的時間裏,他怎麽可能就看出這一點呢?

要知道,那可是我們黎家祖輩費勁了心思要堅守的秘密,卻被陳暮如此輕易便識破了,這也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趕忙的問道:“陳暮哥,你究竟是怎麽知道這些的?”

陳暮歎了口氣,說道:“我可以告訴你這些,不過眼下我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你爺爺父親他們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醒過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不由詫異,“怎麽,你不打算放棄嗎?你剛才不是還說,這淬魂梯是鬼梯,半架鬼梯不落步,碰見這鬼梯是要躲著的嗎?”

聽陳暮剛才的意思,這淬魂梯是危險至極的,弄不好是要送命的。

陳暮卻是一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樣子,“這些我當然知道,如果是換做平常也就算了,不過今天,這淬魂梯隻怕我是不能回頭了!”

我聽出陳暮的話裏似乎是藏著東西,忙問道:“陳暮哥,你不惜冒這麽大的危險還要闖入這淬魂梯之中,究竟是為了什麽?”我的口氣裏帶著質問。

因為我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是否是對陳暮太過信任了,我也才跟他相識不到一天的時間,如果不是他救了我的命我們現在還應該是陌生人。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對他還是一無所知。

我不由得擔心,如果陳暮真的是一個壞人的話怎麽辦?如果他來到我們黎家,就是為了盜取我們黎家祖輩保護了多年的古墓的怎麽辦?

如果我就這麽眼睜睜地看著他把這古墓裏的東西竊取了,那我可就真成了黎家的罪人了。真到了那個時候,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去麵對父親麵對爺爺,麵對我們黎家的列祖列宗了。

我在等待著陳暮的回答,我希望他能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陳暮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口氣中的異樣,他十分認真地看著我,似乎是在衡量著該如何回答。

片刻之後,陳暮才終於說道:“是因為這淬魂梯下麵的古墓裏,有很重要的東西!”

我的心一沉,以為真的是被我猜中了,“你是想盜了我們黎家守護的這座墓?”

陳暮卻是苦笑一聲,“黎寒,我想你誤會了,我對於你們黎家所守護的這座古墓沒有一點興趣。隻不過是我感興趣的東西恰好跑到了這座古墓裏而已。”

“你所感興趣的東西?那究竟是什麽?”我急切問道。

陳暮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這些。我隻能告訴你,這個東西十分重要,也十分危險,如果讓它繼續呆在這古墓裏的話,後果會不堪設想的!”

我對於陳暮的話實在是有些懷疑,這座墓裏究竟是進了什麽東西,竟然會引起這麽大的後果。

看到我似乎是對於自己的話不太相信,陳暮繼續說道:“黎寒,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雖然我對於陳暮的話仍舊疑惑,不過不知道為什麽,我卻更加傾向於願意相信他。

“你能保證,你不會從這古墓裏帶走任何東西,也不會破壞它?”我最後確認道。

陳暮點了點頭,“我保證,除了那件不屬於這裏的東西之外,我不會帶走古墓裏任何的東西!”

陳暮的樣子十分誠懇,我考慮了許久,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其實,仔細一想,我也並沒有其他的辦法,以陳暮的本事,隻怕他想要硬闖,十個我也根本就攔不住的。

獲得了我的點頭之後,陳暮便立刻說道:“好了,現在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現在就下到這淬魂梯裏去,你先在這上麵等著我。”

“不行!”我幹脆地打斷了他,“我要跟著你一起去!”

陳暮眉頭一皺,“這淬魂梯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弄不好是要送命的!”

我卻是十分堅持,“沒關係,我不怕死,我必須要跟你一起去!”

說不怕死是假的,我隻是不放心陳暮一個人進去,要是真把這古墓弄出個三長兩短的話,我可真就沒法跟爺爺交代了。

似乎也知道撇不開我,陳暮也就沒有再堅持,“那好吧,不過,這淬魂梯中蘊藏著十分玄奧的古老術數與奇門遁甲之術,凶險至極。我們隻有一次機會,要麽成功,要麽就會被淹死在湖底,所以等下你跟在我身後,一定要嚴格按照我的步子走,不能有任何偏差,聽明白了沒有?”

說實話,陳暮的話讓我有些膽怯,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還有。”陳暮最後提醒道,“等下記住,千萬不要回頭看!一定要謹記!”

“記住了。”我回答道。

其實我心中還是抱著僥幸心理的,什麽不要回頭,怎麽聽怎麽像是嚇唬小孩的話,反正我的水性好,如果真通不過淬魂梯的話,那我直接原路返回重新遊上來不就行了嗎。

下潛之前,陳暮從他懷中拿出了一個金色的錦盒,拳頭般大小,他不讓我打開看便把那錦盒放在了我的口袋裏,讓我收好。

“跟著我!”陳暮最後對我說道,然後他身子一沉,便立刻潛入到了湖水之中。

我也不敢怠慢,趕忙身子一淺,向著陳暮追了上去。

我在村子裏的同輩人中,遊泳也算是一把好手,可沒想到,陳暮的水下功夫,卻是比我還要厲害得多,他一淺到水中,身形扭動極其靈活,整個人簡直就如同是一條鰻魚一般,度極快。

如果他不是為了要等我,隻怕他此刻早就一轉眼的功夫就遊到了湖底了。

我趕忙加快了度,向下追了過去。

隨著我們靠近,下方的那個巨大的漏鬥也變得越來越清晰,那漏鬥內部上的淬魂梯,此刻也已經看得清清楚楚。

在我看來,那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螺旋形的梯子而已,哪裏有陳暮說的那樣玄乎。

陳暮衝我招了下手,示意我向著那淬魂梯的最上方遊過去。

其實,按照我的意思,明明是可以直接向著那螺旋梯的最下方遊過去的,陳暮為什麽還要多此一舉地要順著淬魂梯向下走呢?實在是讓人想不通。

而就在這時,我忽然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當這個問題在我腦中閃現的時候,我的腦袋裏立刻嗡地一聲響。

因為我看到,在那漏鬥的最底部,在那淬魂梯的最末端,根本就是沒有什麽出口的!

沒有出口,要怎麽進入去呢?

陳暮肯定也早就現了這一點,可是他依舊是一副義無反顧的樣子,沒有絲毫停留。

我這時才意識到,是不是自己把這淬魂梯想的太過簡單了。

當下,我不敢再眼高於頂,趕忙跟上了陳暮。

我們一起站在那淬魂梯的第一個台階之上。

陳暮回頭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做好準備。隨後,陳暮舉步便向著下麵走了下去。

我看到陳暮一邊向下快地邁著步子,而他的右手還在一邊快地掐動著手指,似乎是在推算著什麽。

我顧不得想那麽多,趕忙按照陳暮剛剛腳步落下的地方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