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火車就到站了,王文安和王典七人下了火車,徑直朝程學的住處來。此時程學剛起來,一出來見王文安八人到來,以為是侯爺的人,驚問道:“什麽人?”王文安報道:“文龍家族王文安。”程學驚喜道:“五少爺!”忙對裏麵道:“快去告訴空少爺,安哥來了。”將王文安和王典等人迎了進來。進到裏麵,六兄弟都相見了。

王文安直接問道:“是什麽人?”王文空道:“江城拐子!不過他由我來對付,他手下有兩個狠將,人如其名,侯爺的王爺,這兩個人,非你和文風不能收拾!”王文安驚道:“連四哥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王文空道:“侯爺就勝了文鬆,王爺還在侯爺之上,連文風都不是他的對手,隻有你能收拾他!所以我打拐子,你打王爺,文風打侯爺,他手下還有三個將,閻王、霸王、毒龍,這三個就交由文鬆、文中和文龍。”一切商定好,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六兄弟準備動身。

臨行前,六兄弟像以往大戰一樣,圍站成一圈,每人伸出一隻手來搭放在一起,王文空道:“今天我們六兄弟齊上陣,還是那句話,‘打虎親兄弟!’今天我們六兄弟一起去,自然也要六兄弟一起回,如果今天我們六兄弟中任何一個有事,以我為首,你們不管是做大哥的,還是做兄弟的,都是不稱職的!”大哥不愧為大哥,關鍵時候總能激勵起兄弟情和士氣,兄弟五個都明白了話中之意,六兄弟伸出來的手互相用力捏了一下,抽回來後一起動身了。王典七人也跟著一同前去,王文安已對他們吩咐了,見機行事。

來到決戰地點,見拐子和侯爺五人早在那等著了,拐子握著鐵棍立在最前,侯爺和王爺一左一右緊隨其後,一旁分別是閻王、霸王和毒龍,後麵還有一幫手下弟兄。王文安看著問道:“哪個是王爺?”王文風道:“最前麵拿鐵棍的是拐子,他左邊是侯爺,他右邊也就是和我正對著的,就是王爺。”王文安朝王爺看去,身體均稱結實,骨骼剛健有力,表情冷峻,雙眼放凶光,果然一個威風的王爺。拐子也朝王文空陣營看了一眼,發現隻少了張良達,多了王文安,另外添了王典七人,但看陣勢,王典七人顯然是來助戰的,真正來決戰的應該是王文空身後這個穿白衣的王文安。

拐子看著笑道:“好像隻換了一個將而已。”王文空聽出了他話中意,道:“就這一個將,足矣,今天就讓你知道厲害!”言畢,率先朝拐子衝殺了過去,拐子迎上來和他大打了起來。王文空對拐子,侯爺和王爺想著無敵手,衝上來了,王文安和王文風立馬對衝了上去。王爺知侯爺不敵王文風,而他又和王文風是正對著,故直揀王文風,不想王文安和王文風跑著突然交叉改道了,王文安揀王爺,王文風揀侯爺,四人大打了起來。閻

王、霸王、毒龍看著也一齊上了,這邊王文鬆、王文中、王文龍三個也迎衝了上去,又一揀一地大打了起來。

拐子和王文空實力相當,兩人自有得一番較量,來說王爺和王文安。王爺是除拐子外他們之中最厲害的,而他的對手王文安比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故王爺今天逢著了敵手,一交手就知道了厲害,隻得全力來應戰。這兩個都是高手,廝殺得異常激烈。一番惡戰下來,王爺終究不敵王文安,在空中被王文安一飛腳踹了下來,他剛爬起,王文安趕上來一腳將他踹飛了。

與此同時,王文龍不敵毒龍,毒龍最心狠手辣,對王文龍下過毒手來,老大王文空一直留心看著,這時急忙趕過來救。拐子豈肯放過王文空,揮著鐵棍跟了過來,王文安剛收拾完王爺,看著照著拐子發力一拳打來。拐子見這一拳來得太凶,急忙收回鐵棍來擋,隻聽“哐”的一聲響,王文安的拳打在了拐子的鐵棍上,拐子被震得後退了幾步,再看鐵棍,竟被王文安這一拳打彎了。幸得他剛才及時用鐵棍擋住了,否則這一拳打在他身上,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拐子大驚道:“好厲害的角色!”再看王爺,已敗給了王文安,知道此人來頭不小,道:“江城的人都叫我拐子,不知你怎麽稱呼?”王文安道:“上海的人都尊稱我一聲安哥。”拐子又大驚道:“上海灘皇帝!原來如此。侯爺和王爺再大,大不過皇帝,原來今天是碰著克星了。不過這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號稱上海灘皇帝,那麽就應該和我一樣,是上海的總拐子,為什麽還聽命於文龍家族和王文空呢?”

王文安道:“我想有一件事你還不是很清楚,文龍家族王文空有六兄弟,你沒發現他們隻有五個,還差一個嗎?”這一句話著實提醒了拐子,張良達是姓張,顯然不是,的確還差一個。王文安道:“忘了告訴你,我安哥的全名叫王文安,聽到這個名字,我想你應該明白了。”拐子道:“你就是那其中一個?”王文安道:“不錯,我就是文龍家族的五少爺,王文安。他們五個四個是我大哥,一個是我兄弟,你說我該不該來?”拐子道:“弄了半天,我江城拐子原來是和你上海灘皇帝叫上了!”王文安道:“既已知道,那廢話就少說了,就讓我今天來會會你江城拐子吧!”言畢,兩人大打了起來。

王文空見王爺已敗,這個兄弟又在戰拐子,放心地來對毒龍。王文空之所以放心,是因為了解這個兄弟的實力,那可是絲毫不遜於他。果然,拐子和王文安一交手,就知道這又是一個王文空,王文安出手甚至比王文空還要快,令拐子絲毫大意不得半分。惡戰了一回,兩人打成了平手,拐子終究是塊老薑,一招一式毫無半點破綻,讓王文安無半點可乘之機,再打下去恐怕依舊難分勝負。

見此王文安痛下了決心,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打時他左手故意賣出一拳,拐子看著連忙用鐵棍來打,王文安並不收手,引開拐子的鐵棍後,右手趁機照著他空虛的胸部發力一拳,隻聽一聲悶響,拐子的肋骨被打斷了,與此同時,王文安的左手也被拐子一棍打斷了。手被打斷還能撐著,肋骨被打斷人可支撐不了,拐子麵色痛苦地呻吟了一聲,直向後退倒去,幸得他及時用鐵棍撐住了,但眼見也支撐不住了。

侯爺、王爺等五人看著急叫道:“拐子!”一起趕過來攙扶住了,拐子這才沒有倒下去,但隨即吐出一口血,昏倒在了他們懷中。他們帶來的那幫手下弟兄這時看著一齊上了,王典七人連忙迎了上去,幾下全給收拾了。拐子和王爺均被王文安打敗,侯爺、閻王、霸王、毒龍也分別敗給了王文風、王文鬆、王文中和王文空,這一場他們是徹底輸了。如今拐子又傷成這樣,他們急忙扶著拐子一起退去了。王文空幾個見王文安的左手受了傷,也護著王文安一起回去了。

手斷了要接上必須要用石膏,可王文空幾個問遍了江城所有的醫院和藥鋪也沒有弄到石膏,原來侯爺和王爺早一步將江城所有的石膏全買走了,要讓王文安的手無法接上。這一下可為難了,沒有石膏不行,回上海又不太現實,侯爺和王爺不會輕易讓他們離開,這對王文安也太痛苦,就在他們苦思無策之際,卻有人主動送石膏上門了。送來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姑娘,清秀而陌生的麵孔,沒有一個人認識。王文空頓感詫異,警惕地問道:“是誰叫你送來的?”

姑娘道:“是我們趙姐姐叫我送來的,來感謝王文安先生的。”王文安問道:“哪個趙姐姐?她叫什麽名字?”姑娘道:“就是殘疾兒童院的趙娜姐姐。”王文安頓時記起來了,他曾經給她們捐過款,她還回寄過禮物表示感謝。得知是她送來的,王文安放心地叫程學收下了,隨後向姑娘表示了感謝,並轉達他對趙娜的謝意,姑娘隨後去了。有了石膏,王文安的手很快接上了,並恢複得很快。

這天,王文安和三哥王文中及兄弟王文龍在街上偶遇到了侯爺、閻王、霸王三個,見到王文安的手已用石膏接上,他們三個很是驚詫。也難怪,石膏都被他們買去了,他們實在想不到王文安是哪來的石膏。雖然王文安的手是接上了,但還沒有恢複,因此他們並不畏懼,反而趁機衝殺了過來。王文中和王文龍連忙迎了上去,無奈不是他們的對手,見此王文安出手了,上去隻一腳首先踹飛了侯爺,跟著兩腿打翻了閻王和霸王。侯爺不服氣,爬起來再次衝了上來,隻兩回合又被王文安一腳踹飛在地,他驚畏地再不敢來了。一隻手受了傷還這麽厲害,要是沒受傷,那還了得?他們三個連忙一起退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