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檸墨沉域蘇小檸墨沉域

枕上婚寵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著再看更方便。

皎潔的月光下,男人笑得溫柔又撩人。

蘇小檸抿了抿唇,臉上一陣一陣地發燙,“檢查……”

“回去再檢查吧。”

說完,她又喘了口粗氣,“其實我剛剛在逞能……”

“他長那麽壯,我肯定打不過他的,我也沒本事不讓他欺負你。”

說著,少女低下了頭,目光觸及到自己赤著的雙腳,“嗯……但是我可以帶你跑。”

“我覺得我跑的還挺快的。”

她認真的樣子讓他忍俊不禁,“打算,以後每次都帶我跑?”

“嗯。”

她點頭,而後又想到什麽一般地搖頭,“我也不會一直跑的,等我變得強大了,我就可以保護你了。”

借著月光,墨沉域看了她半晌,笑了,“好,我等著你變強大。”

“嗯!”

小丫頭雙手握拳,臉上紅成了一片。

少女抬手拍了拍臉,看著黑乎乎的馬路,“我們好像回不去了。”

那雙高跟鞋剛剛被她拿來當凶器砸人了,現在她總不能大老遠地光著腳推他回家吧?

坐在輪椅裏麵的男人笑了,“閉上眼睛數數,等你數到十,我就能想到回去的方法了。”

蘇小檸撇嘴,“這個時候了還開玩笑。”

“你可以試試,就知道我沒有開玩笑。”

“我又不是小孩子。”

少女嘟起嘴巴白了他一眼,但還是乖巧地閉上眼睛,開始數數。

“一、二、三……”

月光下,少女的聲音和他的臉一樣地純淨。

隔著一層透光的黑綢,墨沉域看著她。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時,他的目光,溫柔地可怕。

“八、九、十!”

數到十的時候,蘇小檸瞬間睜開眼睛。

遠處車子的遠光燈閃得她睜不開眼睛。

幾秒種後,那輛開著遠光燈的車子停在了她和墨沉域麵前。

車門打開,司機老周飛快地下了車,“我來晚了。”

“還不算晚。”

男人淡漠地笑了,“不過,再晚一秒鍾,可是要扣工資了。”

蘇小檸這才恍然大悟。

她一邊扶著他上車,一邊癟嘴,“我以為你真的有什麽好辦法呢,原來就是讓老周過來接我們啊。”

他慢條斯理地在車上坐下,“這是一個瞎子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蘇小檸不喜歡他總是稱呼自己為“瞎子”,於是扁了扁嘴,在他身邊做好。

車子發動了起來。

昨天晚上蘇小檸就沒有睡好,如今靠在真皮座椅上,隨著車子身子輕輕地搖晃著,她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聽到有人刻意壓低了的聲音。

“到了,先生。”

“別喊她,讓她繼續睡。”

“但是……”

再後來,蘇小檸就覺得自己的身體騰了空,像是有人把她抱了起來一般。

最後,她落入了一個溫暖又舒適的懷抱。

鼻腔間清冷如薄荷般的男性氣息傳來,她一陣一陣地眩暈,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真的。

應該……是夢吧。

清冷的薄荷味和獨特的男性氣息讓她昏昏沉沉地分不清是夢是真。

大概,是夢吧。

夢裏,她被一個男人溫柔地抱著,放倒在了柔軟的**。

他還溫柔地給她整理了一下頭發,“小笨蛋。”

男人的聲音低沉極了,蘇小檸覺得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聽過。

再次醒來,已是第二天清晨了。

陽光有些刺眼。

蘇小檸打了個哈欠,從**坐起身來,才發現她居然已經躺在婚房的臥室裏了。

她皺眉,努力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

記憶停頓在她和墨沉域坐老周的車從老宅回來。

當時她在車裏昏昏沉沉地,想小憩一下。

結果……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她怎麽從車上回到臥室裏的?

難道……

眼前浮現出昨晚的那個夢來。

不,不可能。

她連忙搖頭,趕走自己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醒了?”

一道男人低沉清雋的聲音傳來。

蘇小檸怔了怔,猛地回過頭,循聲看去。

剛好對上墨沉域那雙深邃的眸。

蘇小檸的臉猛地紅了,連忙別過臉去。

誰能告訴她,為什麽一個瞎子的眼神要這麽犀利啊!

可一想到他是瞎子,她又覺得自己這樣臉紅又心跳的有些多此一舉。

於是她笑著看他,“你醒了?”

“嗯。”

她所有的動作都被他盡收眼底,男人淡淡地笑了笑,拄著手杖起身,“昨晚沒怎麽睡好。”

蘇小檸皺眉,“為什麽啊?”

她昨晚就睡得很好啊!

男人有些怨念地開口,眸中卻帶著幾分笑意,“因為你打呼嚕”

蘇小檸:“……”

她尷尬地輕咳了一聲,下意識地轉移話題,“昨晚我是怎麽回來的?”

男人頭也不回地進了洗手間,“夢遊自己走回來的。”

蘇小檸:“……”

蘇小檸瞪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他說她昨晚打呼嚕這件事,她就已經覺得不太可能了。

如今又說她夢遊?

“我才不是會夢遊的人。”

身形挺拔的男人沒有再說話,直接進了衛生間關門。

蘇小檸看著被關上了的衛生間門,狠狠地翻了個白眼。

她起身,將身上已經皺皺巴巴的小禮服脫了下來,換上她洗的幹幹淨淨的牛仔褲和白t。

剛換完衣服,手機就響了。

是唐一涵打過來的。

電話裏唐一涵的聲音滿是焦急,“小檸檬,你快點過來!”

“有人到了學校,在撕你的書燒你的練習冊!”

蘇小檸眼前一黑,“什麽?!”

她是鄉下的孩子,對能夠到a市學習十分地重視,特地在公共自習室占了個座位,放著她所有的學習資料和筆記。

學校裏大多數同學都有這個習慣,也從來沒有因為這個發生什麽不好的事情,為什麽會有人去撕她的書燒她的練習冊?

“反正你快點來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蘇小檸掛斷電話,奪門而出。

此時,墨沉域正靠在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聽著老周在給他讀新聞。

見她出來,他微微地皺了眉,“慌慌張張的。”

“我得立刻去學校一趟,有點事!”

蘇小檸匆忙地跑到玄關換鞋,“能讓老周送送我麽?我比較急。”

現在出門打車不一定打得到!

“去吧。”

男人淡淡道。

老周放下報紙,大步地跟著蘇小檸離開。

“先生。”

等到蘇小檸離開後,白管家走過來,“剛剛老宅那邊傳來的消息說,墨玟翰去了太太的學校。”

墨沉域冷笑了一聲,“備車。”

“去太太的學校?”

“嗯”

“可……”

白管家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開了口,“先生,我們的計劃還沒到可以和墨玟翰正麵衝突的時候。”

墨沉域摘下黑綢,冷然地看了管家一眼,“他在打我妻子的主意,我還要管什麽計劃?”.(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