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檸墨沉域蘇小檸墨沉域

唐一涵和那位女客戶的未婚夫約在下午兩點見麵。

因為是第一次和客戶交流,唐一涵提前十分鍾就到了咖啡廳。

為了讓自己顯得十分專業,她甚至拿出了自己壓箱底子的正裝來。

這套衣服是她幾年前陪著蘇小檸去歐洲治療燒傷的時候買的。

“一涵,你穿這個真的好看!前凸後翹的!端莊又性感!”

蘇小檸當年驚豔的聲音還猶在耳邊。

就因為蘇小檸的這句話,她狠下心來,用了兩個月的工資買了這一套價格昂貴的正裝。

雖然她也清楚,穿什麽衣服並不能改變什麽。

但是起碼能給她壯膽。

到底是第一次做這種服務行業,她其實很緊張。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氣,抿了一口咖啡,緩解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等到時間終於到了下午兩點的時候,她握住手裏的咖啡杯,抬頭看著咖啡廳門口的方向。

一身黑衣的男人推門進來了。

唐一涵眉頭微皺,他怎麽來這裏了?

真是冤家路窄。

她以為顧森之出現在這裏,隻是個巧合。

可沒想到的是,顧森之皺眉四處看了一下,目光在瞥到唐一涵以及她麵前的桌號的時候,狠狠地一頓!

男人遲疑了一會兒,到底還是走過去,在唐一涵的麵前坐下。

唐一涵無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她自覺和顧森之已經無話可說,兩個人做陌生人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顯然,麵前這個男人並沒有打算和她做陌生人。

“在等人?”

顧森之唇邊勾起三分譏諷七分無奈的笑來,“等很久了?”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氣,正色,“顧先生,我在等客戶。”

“雖然你我之間認識,但我現在在忙公事,我的客戶馬上就來了,麻煩你讓開,不要耽誤我工作,好麽?”

顧森之眯了眯眸。

他抬手敲了敲桌子,聲音淡漠,“你的客戶叫什麽名字?”

唐一涵翻了個白眼,“關你屁事。”

“當然關我的事兒。”

顧森之將手機拿出來,翻出她之前給他發消息的界麵來,“唐小姐,我就是和你約好的顧先生。”

咖啡廳裏的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

唐一涵呆滯地看著顧森之,久久回不過神來。

總監從未和她提起過,她這次做策劃服務的對象是誰,隻和她說,是一位從a市來的,即將過生日的女士。

原來……原來她加班加點到處查資料,用心良苦地做出來的生日策劃,是給顧紫瑤做的。

她想出來的浪漫又溫馨的生日會求婚儀式的驚喜,是給顧紫瑤和顧森之準備的。

唐一涵覺得惡心。

她眯眸,直接站起身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次服務的對象是你和顧紫瑤。”

“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從一開始就不可能去做。”

說完,她轉身就想離開,卻被顧森之攔住了。

男人抬手擋在她麵前,目光淡漠,“你還愛我。”

唐一涵:“??”

“你在做什麽夢?”

她怒極反笑,嘲諷地看著顧森之,“現在天還沒黑呢,顧先生這就夢遊了?”

“這是病,得治!”

“唐一涵。”

男人沒有理會她的嘲諷,而是語調淡淡地,一字一頓地開口,“如果你已經不愛我了,你我就是陌生人。”

“為什麽要拒絕給陌生人服務?又不是不給錢。”

唐一涵瞪他,“你什麽意思?”

“我和顧紫瑤之間有過什麽過去你不清楚?”

“你現在跟我說這些,是想表達什麽?”

“想讓我忍著惡心,忍著屈辱,去給你未婚妻準備生日會,見證你們的愛情有多麽浪漫?”

她一巴掌拍掉他擋在她麵前的手,“滾吧!別惡心我!”

顧森之微微地眯了眯眸,唇邊湧上一絲的笑意。

明明她現在對他的態度已經差到穀底了,他卻並不覺得生氣。

反倒有些慶幸。

他剛認識她的時候,她就是這樣子的。

這是她的本性,她的性格。

但,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麽潑辣過了。

這段時間以來,除了陪著顧紫瑤和幫助顏與亭忙公事,他隻要有時間,都會偷偷地跟著她。

看著她鬱鬱寡歡。

看著她表麵上和蘇小檸打打鬧鬧,但是眼裏還是有孤寂的樣子。

看著她一個人站在午夜的陽台上抽煙。

看著她表麵上將所有的情緒藏起來,背地裏自己哭。

他知道自己傷她太深,早就沒有了關心她的資格。

他也知道顏與亭其實很喜歡她,是個值得托付的人。

所以,此刻,看著終於能夠發脾氣,終於能夠有血有肉的唐一涵,顧森之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來。

唐一涵自然看到了顧森之肉眼可見的愉悅。

他在高興什麽?

她有些煩躁。

女人深呼了一口氣,轉頭瞪著顧森之,“你到底想怎麽樣?”

“我們談談。”

顧森之深呼了一口氣,淡然地看她,“我猜,你能給紫瑤做生日策劃,不是巧合。”

唐一涵翻了個白眼,一屁股坐回到自己的位置,“這當然他媽的不是巧合!”

這y市這麽多人,這麽多慶典公司,慶典公司那麽多人,顧紫瑤的單子能夠精準地出現在她麵前,說這是巧合,狗都不相信!

“但是這件事我也是剛知道。”

顧森之淡淡地開口,“我忘記了紫瑤快過生日的事兒了,今天她提醒我才想起來。”

唐一涵雙手環胸,“那你這未婚夫當得還真是不稱職。”

“嗯。”

顧森之對她的嘲諷照單全收,“所以一涵,這事兒我在見到你之前,並不知情。”

“紫瑤既然千方百計地讓你給她做生日策劃,就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

“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都不相信我對她的心意,一直都覺得我對你還念念不忘,所以……她讓你做這次策劃,可能是想考驗我。”

“所以,我想請你當做什麽都沒發生,繼續將這次的策劃做好,隻有這樣,才能打消紫瑤對我的顧慮。”

這段時間,他雖然已經和顧紫瑤在一起了,也很聽顧家人的話,但他總能感覺,顧家人還在對他設防。

設防的主要原因,大概還是顧紫瑤對自己的不信任。

否則的話,她也不會千裏迢迢地從a市趕到y市,什麽都不做,就是陪著他。

也許,這次的生日會,是個機會,是個讓顧紫瑤放心的機會。

隻是……

他看了唐一涵一眼。

隻是委屈她了。

“我拒絕。”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氣,看著顧森之的眼裏是濃濃的嘲諷,“我不想和你們扯上關係,更不想成為你們增進感情的跳板。”

“你幫我這一次。”

顧森之抿唇,“我以後都不會和你爭奪蘇若寒的撫養權。”

“不然的話,你知道的,我的律師很厲害。”

唐一涵抿唇,雙手在桌子下死死地交纏到了一起。

顧森之這個男人,現在堂而皇之地在她麵前提起顧紫瑤,提起他們之間的感情。

他是覺得,她真的不會傷心,不會難過是麽?

自己曾經最愛的男人,現在和那個差點殺了自己,差點殺了自己孩子的女人在一起。

他甚至願意放棄兒子的撫養權,隻為了讓自己屈辱地討好那個女人。

他對她,到底有多喜歡?

喜歡到,可以忍受她曾經傷害自己的女人,可以忍受她差點殺了自己的孩子。

喜歡到,不要她唐一涵,不要他們的兒子,什麽都不要。

女人閉上眼睛苦笑了一聲。

“我沒得選,是不是?”.(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