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遇襲

白綾繃得很直,沒有絲毫猶豫,就往謝箏脖子上招呼。八一中文網??W≠W=W≈.≈8=1≠Z≠

謝箏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聲,也聽不見旁的動靜,她隻是瞪大了眼睛,憑著本能去抓白綾。

身後的人力氣不小,謝箏被鉗製住了要害,即便是費力掙紮,都無法掙脫開。

身子往後頭倒去,全身都倚在了來人身上。

腦海之中隱約有一個念頭,她若是個胖婦人,許是能把身後的人拖得一並倒在地上,那就能夠脫身了……

日光愈暗了,整個大殿如同張開了漆黑的大口,要把殿門處那丁點兒光線吞盡。

意識變得模糊,視線也不清明。

掙紮的力氣變小了……

謝箏想,她要死了吧,就這麽死在這裏,跟那些被勒死在佛前還抓不到凶手的被害婦人一樣,死得痛苦、死得莫名其妙……

她死了,就是阿黛死了。

因為謝箏早就死在了七夕夜裏。

可分明,她是謝箏啊……

分明她是有血海深仇的謝家阿箏。

她若真死了,她的父母呢?

謝箏的眸子一緊,她不能死,她還不能死的!

她不能讓自己跟父母一樣死於非命,她要活著,她逃離鎮江,像個叫花子一樣,為了一口糧食被追被打,她好不容易才進京,怎麽能夠就這麽死了!

那些恨、那些仇,在一霎那間化作了力氣,她拉不開脖子上的白綾,便用勁扭動身子,撞不開背後的人,就往邊上摔。

身後之人似是沒有料到已經力竭的謝箏會突然難,被她帶了一個踉蹌,手上的白綾鬆了鬆,而後又快穩定下盤,咬著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施主?施主還在拜佛舍利嗎?”

小和尚的聲音從殿外傳來,他年紀小,清脆的聲音一下子劃開了室內的沉寂。

身後的人微微一怔。

謝箏想說話,可嗓子燒得厲害,她一個音都不出來,求生的本能讓她清醒,她快地褪下了手腕上的鐲子,使出吃奶的力氣,狠狠得砸在了不遠處的柱子上。

哐的一聲響。

掐住脖子的勁兒輕了,許是怕那小和尚尋進來,身後之人轉身就走,匆匆離開,再也沒有管謝箏。

謝箏全身緊繃的弦鬆了,她撲在地上,雙手捂著脖子,張大嘴喘息,複又重重咳嗽,嗓子胸腔裏的灼燒感幾乎讓她整個人都蜷縮起來。

小和尚循聲而來,見謝箏痛苦模樣,一下子也懵了:“施主?”

小和尚想去叫人,謝箏一把抓住他的手,她不能一個人留在這兒,天知道還會不會出狀況。

她狼狽不堪地爬起來,踉踉蹌蹌出了舍利殿,前頭大雄寶殿裏做晚課的聲音隨風而來,一點點吹散了胸中的灼燙。

“謝謝你救我。”謝箏勻氣,這五個字幾乎是一個音、一個音,斷斷續續蹦出來的,耗費了她全部力氣。

小和尚摸了摸腦袋,他還未明白到底生了什麽,隻是照著師父們教的,回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謝箏笑了,咧開嘴,嗓子眼又痛得岔氣。

坐在石階上緩了緩,謝箏剛準備起身回去,就見許嬤嬤來尋她。

“你遲遲不歸,姑娘著急了!”日已西沉,謝箏又坐在背光處,許嬤嬤起先並未現她的不妥,等走至近前,眯著眼一看,她哎呦一聲叫了起來,“這是怎麽了?”

頭散亂,衣著不整,整個人都奄奄的。

謝箏扶著許嬤嬤的手站起來,聲音喑啞:“我差點沒命了,虧得小師父尋來救了我。”

夏日衣衫不厚,露出半截脖頸,許嬤嬤看到上頭的痕跡,想起傳言裏被勒死的婦人,頓時心驚肉跳。

一麵念著阿彌陀佛,一麵連連朝小和尚道謝,許嬤嬤這才攙扶著謝箏回了廂房。

蕭嫻歪在床頭看書,聽見響動,探頭一看,驚得手中書冊砸落在地上。

顧不上趿鞋子,她幾步過來,緊緊握著謝箏的手:“阿箏,出了什麽事兒?你這是……”

謝箏癱坐在椅子上。

屋裏點著蠟燭,一室昏暗,卻也溫暖,尤其是對上蕭嫻關切的目光,謝箏的心一點點踏實下來。

張口想說話,才冒出一個音,就成了一串咳嗽,唬得蕭嫻一怔一怔的,又是倒水又是拍背。

相較蕭嫻的慌亂,謝箏此刻倒平靜了,她看向蕭嫻,扯扯嘴角,淺淺笑了。

“虧你還笑得出來!”蕭嫻半嗔半腦,“你這幅樣子回來,真真是嚇死我了!”

謝箏想揉揉喉嚨再說話,指尖剛一碰到脖子,就痛得她齜牙咧嘴,隻好作罷。

歇了口氣,她道:“換作是從前,我遇見這種事,肯定要抱著你大哭一場,可是現在啊,還真不算什麽。你看,人就是這麽長大的。”

蕭嫻愣在了原地。

驛站裏那個抱著她大哭的謝箏還清晰地印在記憶裏,她沒有忘,過多少年都不會忘。

與當時痛哭的理由相比,今天這狀況似乎真的沒那麽嚴重了……

可是,道理是這個道理,蕭嫻還是覺得心裏空****的。

不如不長大,她不想阿箏就這麽長大……

遇到歹人這等大事,蕭嫻讓許嬤嬤去尋了蕭臨。

蕭臨就住在隔壁,聽聞狀況,沉著臉就過來了。

他想說不該天黑了還一個人去拜佛,正是人心惶惶的時候,怎麽自個兒就不能上點心,非要被別人有機可乘。

可看到謝箏那臉色白、慘兮兮的樣子,訓斥的話還是都咽了下去。

罷了,反正是蕭嫻的丫鬟,小丫頭片子不懂事,賞罰都輪不到他,他也不做那個惡人,反倒惹了蕭嫻。

“冷靜下來沒有?”蕭臨在一旁坐下,盡量放平穩語調,“事情怎麽生的?你看到凶手的模樣了嗎?”

謝箏能說明白事情,但凶手的模樣,她彼時並未看到身後之人。

蕭臨見她說話條理清楚,不似被嚇得暈頭轉向的樣子,頷道:“寺中有歹人,我使人去和大師們說一聲。今夜來不及下山,未免夜裏出事,我會讓人守著廂房前後,你們屋裏就許媽媽頂一晚上,我們人多,不用害怕。

等明早下山就報去順天府,聖上盯著的案子,不能瞞著,說起來這案子毓衍也奉命在查,我就尋毓衍吧。都是自家親戚,也免得你們去衙門裏回話。”

蕭臨的安排都妥當,蕭嫻一一聽著,待聽聞6毓衍的名字,她下意識地瞥了謝箏一眼。

謝箏聞言亦是一怔。

原以為她不去延年堂裏走動,也就遇不到6毓衍了,不曾想,竟然出了這等事,要撞到他手裏去了。

她是當事人,問話時是躲不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