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山

晚上是謝箏值夜。八??一中文?W≈W=W≤.≤8≥1≥Z≤W≤.≤COM

白天說話不方便,從延年堂回來後,蕭嫻沒急著開口。

此刻夜深人靜,蕭嫻躺在千工拔步**,枕著手臂歪著腦袋看謝箏:“才回來頭一日,就遇見了兩回。”

謝箏拿著剪子撥燈芯,聞言頭也沒抬,嘴上道:“正是回來頭一日,才少不得過來請安。以後大抵要十天半個月才過來,奴婢又不往老太太跟前去,姑娘且放心,輕易遇不著。”

“不就是不放心嘛,”蕭嫻歎氣,“我擔心他認出你來,又擔心他不認得你……”

謝箏一怔,琢磨著這話,沒忍住笑了。

真真是瞎操心。

五年前遠遠的、那麽匆忙的一眼,不認得也是尋常,等蕭柏與6培元說透了,6毓衍也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不想認得她,也隻能認。

思及此處,謝箏猛得又想起6毓衍腰間的那塊紅玉來。

風口浪尖還戴著紅玉,又是個什麽意思……

蕭嫻良久沒等到謝箏開口,抬起眼簾望去,見她出神去了,心中有些惴惴。

下午,她分明是瞧見了謝箏望著6毓衍的背影若有所思的。

許媽媽說得對,她就是管不住她這張嘴。

在江南時,她也曾愛慕過俊朗少年人,品味過心情起起伏伏的滋味,謝箏與6毓衍再是陌生,也是五年的未婚夫妻,成了今日這般局麵,又怎會心如止水?

偏她就是喜歡說道……

蕭嫻一麵自責,一麵把話題帶開了:“祖母的身子不好,我想著去寺中拜一拜,晚上與母親提起,母親卻不大願意。”

“畢竟人心惶惶的。”謝箏回過神來接了一句。

謝箏的目的地是城外山上的寧國寺,她如今出入要跟著蕭嫻,琢磨著尋個時機與蕭嫻說一說禮佛祈福的事兒,傍晚時聽了幾個婆子說道案子,立刻止了心思了。

蕭家好心幫她,她怎麽能為了私心,在這個當口上讓蕭嫻去寺中?

“你聽說了?”蕭嫻詫異,“我尋思著問題不大,我聽哥哥說,幾處事之地都是香火不盛的庵堂寺廟,我們就去香客不斷的大寺,僧人多、香客多、大殿裏也全是人,凶手不易下手。”

謝箏隻曉得是菩薩跟前出了幾宗人命案子,多的事情並不清楚,聽蕭嫻一說,也覺得在理。

蕭嫻讓她在床沿邊坐下,仔仔細細說了從蕭臨那兒問來的狀況。

說了兩刻鍾,連謝箏也認為去大寺裏並無危險,便建言去寧國寺一趟。

寧國寺是皇家敕造,百餘年間,經過幾番修整擴建,儼然成了京畿一帶最大的廟宇。

雖說菩薩跟前眾生平等,但去寧國寺中禮佛的多是京中勳貴簪纓,不少人家還在寺裏點了長明燈,一年到頭,供奉不斷。

案子裏遇害的女人都是平民百姓,沒有一個是官家女子。

一來,官家女眷出門前呼後擁,二來,她們不去小廟小庵。

像寧國寺這樣的地方,想來是妥當的。

翌日一早,蕭嫻去了素芳苑給父母請安,又與沈氏說了上香祈福。

幾年不見女兒,沈氏正是耳根子軟的時候,拗不過蕭嫻,隻好去看蕭柏。

蕭柏任明州知府,聖上讓他回京探望傅老太太,他也放心不下那一城事務,最多留京兩月,等秋天時就要往江南去。

去佛前拜一拜,求個心安也是好的。

再說了,那是寧國寺。

蕭柏放下茶盞,道:“讓臨兒與你一道去。”

禮佛的日子定了三天後。

傅老太太病中,延年堂裏的丫鬟婆子整日裏隻與她說些高興事兒,因而不知案子。

曉得蕭臨與蕭嫻要去寧國寺,傅老太太笑了起來:“都是孝順孩子,上山辛苦,寧國寺幹淨齊整,你們不如住上一夜再回來,也聽師父們講講早課。先皇後還在的時候,我陪她一道聽住持大師講過佛理,頗有感悟,你們若能參悟一二,也是福報。”

沈氏在一旁聽得心急,讓蕭嫻去上香已經讓她擔憂了,再住一夜,她這幾日是不能心安了。

可偏偏在老太太跟前,又什麽都不能說破,隻能順著應了。

蕭柏在外幾年,好不容易回京,官場上要有一番打點,他又要悄悄了解謝慕錦的案子,這幾日都在外頭走動。

蕭嫻兄妹去寧國寺,沈氏就必須留在府裏伺候傅老太太,脫不開身,她隻能是叮囑又叮囑,耳提麵命,又點了幾個得力的婆子丫鬟。

蕭嫻帶上了謝箏。

從北城門出去,馬車上了山,行至半山腰,山路不易行車,又換了小轎。

山道上都是進香的人群,也有不少官家女眷,謝箏做丫鬟打扮,在其中並不打眼。

到了山門外,設了讓女眷梳洗整理的帷幔,謝箏扶蕭嫻下轎,進去淨手淨麵。

“今日人多,看著越安心。”蕭嫻笑著道。

謝箏點頭,比起她提心吊膽離開鎮江時的那幾日,今天這段路走得極其心安,雖不著男裝掩飾,也沒有戴帷帽,但她隻要規矩不出挑就好,畢竟,誰能想到,那個傳言裏已經死在大火中的鎮江知府之女,搖身一變,會成了蕭家姑娘身邊的丫鬟呢。

進到幔帳裏,迎麵遇見一位婦人。

那婦人半百模樣,頭有些銀白,一身素淨,但料子卻不差,手上戴著一隻水頭極好的玉鐲,看著模樣,也是官家女眷。

蕭嫻和謝箏沒料到裏頭有人,一時微微怔了。

“怪我,”那婦人先笑了起來,“我年紀大了,不愛身邊圍著一群人,帶出來的人手少,外頭就沒讓人守著,沒想到驚了姑娘。”

蕭嫻趕忙搖頭,福身道:“是我衝撞了夫人。”

婦人從衣著裝扮看出蕭嫻絕非普通官家女,身份遠在她之上,她沒有套近乎的心思,便沒有自報家門,又衝蕭嫻笑了笑,先一步出去了。

謝箏與蕭嫻收拾好,兩人出了帷幔,隨著蕭臨進了山門。

隻他們兄妹出行,蕭家沒有大張旗鼓,隻提前定好了宿夜的廂房。

蕭嫻不覺疲憊,便先去了大殿拜佛。

觀音殿中,香客極多,各自自矜身份,隻管低頭拜菩薩,沒有人貿然打量攀談。

蕭嫻跪在蒲團上,合掌低低替家人祈福,待睜開眼睛時,身邊的謝箏依舊是一副虔誠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