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氣勢磅礴

趙強竟然毫不知情?

這讓袁菲月有些意外,沒有絲毫猶豫,袁菲月便把香港現在發生的事給趙強講了,並把自己的猜測也告訴了趙強。當趙強聽到香港那邊發生的事的時候,差點把手機給捏碎了,郎一心也是事隔多日再次見到趙強殺氣騰騰的樣子。

哪個不開眼的惹他了?對方說是香港出了大事,那肯定是那個大明星了吧?不然,很少有什麽事讓他抓狂,郎一心在旁邊暗自分析著。趙強笑著向袁菲月道謝後,便撥通了任夢的電話。任夢知道隱瞞不過了,便告訴了趙強實情。趙強將袁菲月提供地情報告訴了任夢,讓他給自己留個活的。

其實,在孟家的人闖進大華賓館以前,任夢便率領著兩名殺手科地成員埋伏了大華賓館周圍。當孟家的人失望而歸時,她也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而一輛車卻在孟家地人剛剛離開後也跟著離開,這引起了任夢的注意。她吩咐其它的人繼續留守在這邊,如果鄭光文還回來的話,就可以來個守株待兔,而任夢自己卻開著車跟著那輛車。

本來任夢是想跟一段試試運氣的,等到這輛車往郊區拐時,她便知道了這次自己猜測是正確的。任夢放棄了提前超車上去就他們攔住的打算,一直不遠不近的吊在他們後麵。即使那個矮個子男人如此的小心翼翼,仍然沒能逃出經過正規殺手培訓的任夢的追蹤。

本來任夢還想跟到目的地查清這件事的主使者,沒想到車到中途卻接到一個很有意思的電話。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了,任夢才豪不留情地將那個矮個子男人給殺了。而這個鄭光文,趙強說過了,他要活的。

如果趙強打心眼裏恨起一個人的話,那個人還是趕緊自殺吧!省得生不如死。看到鄭光文那惶恐害怕的麵孔,任夢是很想提醒他一聲的。但是……唉,可憐的男人。鄭光文先是被任夢一刀就將矮個子男人殺了的血腥手段所嚇倒,但是當他明白了自己現在處境和想起口袋裏的一千萬支票時,鄭光文瘋狂了。

舉起剛剛他坐的凳子就向任夢砸過去,任夢豪不躲閃,一腳將凳子給踢開,另外一腳將向他撲來還想來個先奸後殺的鄭光文給踢的貼在牆上掛著。也不能怪他,誰看到任夢,都會想起那種事,隻要他那個部位還是正常的。

趙強、袁菲月、孟家以及任夢,這幾者聯係起來的辦事效率是驚人的。趙強給任夢打電話不過半個時辰,這件事便辦成了,任夢已經打過來回複電話。而這個時候,趙強和郎一心的車子才剛剛進入澳門市區。

雖然說王侯門將見麵的地點選擇在了澳門這座城市,但是誰知道王侯門有沒有歹心。趙強雖然自己不當回事,但是怎麽著也是玄武門這一任的門主。如果讓他獨自身陷險地的話,那可是整個玄武門丟臉了。

郎一心不僅親自跟來了,還派了不少人到澳門打前戰。而蘭馨更是將情報科的人全部都派了出去,一方麵監視香港裏王侯門的人員調動情況,一方麵監視著澳門以及澳門周邊的縣市。就是預防萬一他們來個突然襲擊,趙強和郎一心有去無回。而且,這是個薄弱的城市,到時候可真是回天無力了。

雖然路上熙熙攘攘地人流特別多,但是郎一心還是敏銳地發現了混在其中的玄武門成員。而通過電話聯係,他們也向著正確地方向駛去。兩人都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而見麵的地方是一座茶樓。如果沒有人指引的話,他們倆根本就找不到路。

將要揭開迷底了,趙強此刻心裏非常地奇怪。像是初次去約會的情場初哥一般,天不怕地不怕的趙強同學竟然有些忐忑起來。趙強苦著臉問專心開車的郎一心。“一心,你說我們見麵後說什麽?”

“不知道。”郎一心淡淡地說道。

“給點兒建議吧!”

“等她先說話。”

“……”

郎一心的建議是不可取的,至少自己是用不了這招。車子在那家名叫南茶樓的停車場停下,兩人還沒來得及打量周圍的環境,立即就有人迎了過來。一個身穿黑色西裝滿臉彪悍之氣地男人過來問道:“請問是趙先生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tegongjiaoshi/119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