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醒之受到蠱惑,不由自主地順著冷無心的動作,將頭側低過去——

“啊!”痛苦的悶哼聲響起,為了解救耳朵,白醒之不得不暫時鬆開對冷無心的桎梏,這時,冷無心才不管什麽藥性不藥性,哪怕是爬也要爬出去,當她跌跌撞撞地奔到門口,捏住門把用力一擰——

可是,擰不開!

冷無心轉過頭看著他:“你……”

白醒之揉了揉耳朵,一步步朝她走去:“小心心,你以為你跑得掉嗎?”

丫的,就是跑不掉也得跑,可是,冷無心還沒有跑出兩步,便被他從身後一把抱住,隨即便砰的一聲,冷無心再次被扔進大床,身上的重壓讓她再沒有反抗的機會——

嘶啦!衣料破碎聲!

與此同時,一聲狼嚎破空而出——

“鳳無極!你TM還不快來!再不來我就被別人給XXOO了!”

與此同時,正在接收波段的狂雨臉色一陣發黑,下意識地朝風無極看去——

“當、當家……”

鳳無極看他一眼,眉頭一皺:“調回去!”

“哦……是……”

這次,狂雨一如廄往的打開擴音,隨即,冷無心那聲狼嚎便破音箱而出——

“鳳無極!你TM還不快來!再不來我就被別人給XXOO了!”

聞言,所有人都是一怔,這個冷無心,竟然、竟然罵當家?!

當他們轉眸朝當家看去時,隻見他們當家臉色發黑,大有發怒的征兆……

但是,鳳無極發怒卻不是因為冷無心的話,而是也話中的事實,以及開始那一個聲音,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是……

“狂雨,我以鳳家當家身份命令你——一分鍾內,務必直到白家!”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了,原來白當家不是因為冷無心的那話而生氣,而是另外的意思……

狂雨聞言,看了看雷達儀,轉眸便對他道:“當家,用不了一分鍾,最多十秒!”

“好!所有人按原計劃準備!”

轟隆隆,銀白色戰鬥機劃破空氣,在巨大的古堡上方盤旋!

嗚……警迪長鳴,高空俯瞰下的人群如螞蟻般從古堡四麵八方跑了出來,得到消息從健身房裏衝出來的布吉子見狀,揮拳怒吼——

“慌什麽慌?全都給我站住!”

一個頭頭模樣的站了出來:“布吉,有敵入侵我們行動在站在這裏幹什麽?我們應該……”

“閉嘴!”布吉冷冷的瞥著他,“應該怎麽?應該有人一來就自亂陣腳?真TM扯蛋!”

“SHIT!你再說一遍?”向來優越感十足的馬克佬怒了,雖然不太明白博大精深的中文那四個字是什麽意思,但絕不會認為這是句好話,更何況在他們純種歐洲人的地盤上,怎麽可以總讓這隻雜=交=狗騎在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