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無心再次嘿嘿一笑,隨即便投入了認真的工作狀態,她不工作則已,工作起來可是六親不認,她相當心痛地拆下腕表上的感應裝置,將它連接到找來的電腦上,隨即便建立了一個簡易的感應係統,其實,說白了這架飛機的自毀係統就是由N個爆炸裝置組織而成,隻不過會在同一時間爆炸而已。

但是,隻要有信號,她就能利用這個感應係統找出發送爆炸信號的裝置。

冷無心抱著電腦在機艙內走了一圈,然後忽然停了下來,用腳尖敲了敲腳下的位置,唇角緩緩勾起一抹笑意——

“當家,幫幫忙,就在這裏!”

鳳無極黑眸一閃,隨即抽出槍,砰砰砰幾聲,就打在冷無心的腳尖所點的位置四周。

冷無心蹲下身,掰開了地麵的這塊鐵皮,果然,入眼的是一個連接著無數條線的信號發射裝置,上麵的數字顯示著他們隻剩下一分十五秒。

冷無心此時心中又是興奮又是緊張,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剪斷其中的幾條,提前引爆某些方位的爆炸裝置,炸出一個出口讓他們離開這裏,但一旦剪錯,很有可能當下就炸了他們所處的位置,不用等飛機完全爆炸他們就可以去見閻王了。

“丫頭,放手去做!”鳳無極冷漠但堅定的聲音讓人心中也不由得一定,有鳳當家這句話,便可以讓人頓時冷靜下來。

冷無心拿起剪刀的手微微顫抖,手心也因為緊張有些冒汗,要知道,這可不是兒戲,一旦剪錯,他們便會被炸得粉碎。

輕風朝冷無心眯起眼睛一笑:“無心,你還有一分鍾時間,放心吧,要是剪錯了,我們誰也不會怪你,嘿嘿,是吧,當家!”

不說冷無心,就是他們這些大男人看著下麵幾百條線也是頭暈眼花,更不要說去判斷哪條線對應著哪個方位的裝置了,因此,現在隻能看運氣和冷無心的手氣了,成功了,他們生,失敗了,他們人都死!

這一刻,此時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那樣淡定,那是一種把生死都交給冷無心來決定的信任。

冷無心臉色一沉,竟然輕輕呼出了一口氣,挑唇一笑:“放心吧,我可是天才!隨便一剪都會讓我們活命!”

話完,她看也不看,閉上眼睛,直接撈起一根線便哢嚓一聲剪了下去,此時距離最後的時間還有三十秒!

砰——爆炸聲響起,冷無心這一剪,爆破出洞口的地方距離他們不遠,卻又不足以威脅他們的性命,這對於分秒必爭的他們是極其有利的,隻不過,那個洞稍微小了一點點!

冷無心拍拍手,紅潤的唇角出現了一抹霸氣至極的笑,竟然和鳳無極毫無二致:“哈哈……想不到我冷無心還真是逢賭必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