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無心的話音一落,頓時便讓所有熟悉她的人目瞪口呆,先不說她身邊站的是誰,光是依她的手段,還有人能欺負得了她?!

“還有人能欺負得了你啊?!”帶笑的聲音響起,狄宇飛似笑非笑地朝冷無心走來,所有人都自覺地為狄宇飛讓出道來,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耀眼無比的男人站在一起。

狄宇飛在兩人三步開外站定輕笑:“嗬嗬……小家夥,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如果有可能的話,說不定我會替你報仇的!”

“不必!”鳳無極冷眸一掃,扣在冷無心腰間的手更緊了一些:“我的人我會替她報仇!”

冷無心聞言,唇角極快勾起一抹輕笑,她下巴一抬,對著之前笑得最為燦爛的黑道老大開口:“當家,他剛剛笑話我!”

鳳無極本就是一個護短的,頓時厲眸一閃,冰冷至極的目光落在那名老大身上:“你笑話她!”

那名老大心中咯噔一聲,道上的人哪裏不知道鳳無極的性子,臉色頓時慘白,全身發抖:“鳳……鳳當家……”說話間,那名老大求救的目光落在狄宇飛身上。

狄宇飛眉毛一挑,那雙琥珀色的眸子閃著一抹漫不經心的笑意:“嗬嗬……鳳當家,凱撒這是善意的笑,要知道我們可從來沒有見過鳳當家在公眾場合帶著女伴出來,不過,這的確是凱撒失禮了!凱撒——”

凱撒忙走過來:“狄……狄總……”

“嗬嗬……你向冷小姐道個歉,認個錯,這件事就這麽算了吧!”

冷無心唇角一勾:“也是,狄當家的麵子我能不給嗎,凱撒先生,你隻要給我跪下,我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此話一出,不僅凱撒臉色難至極,所有在場看好戲的人們都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凱撒在意大利也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她竟然敢要凱撒給她下跪?!

狄宇飛隻是眼角微挑,掃了眼那個臉色鐵青卻不好發作的凱撒,卻什麽也沒說。

凱撒臉色鐵青,僵硬的上前一步,額頭冒出一顆顆鬥大的汗珠,如果給她下跪,他的別說麵子,連裏子也沒有了,可是,要不給她下跪,誰都知道鳳當家是個護短的,到時不止是沒有麵子的問題了,說不定還會將若大的凱撒家族連根拔起,這個冷無心,簡直就是一個禍害!

正當凱撒像赴刑場般走到冷無心身邊作勢下跪時,冷無防卻忽然輕笑出聲,虛手一抬,一臉無害地勾起了唇角:“嘿嘿,我這可是說笑的,凱撒先生不必真的跪下,你肯跪,我還不敢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