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極招過冷無心,拉她在大腿上坐下,一手撫摸著她的頭發,隨即冷酷十足的道:“因為,有人暗示!”

有人暗示?!

這叫什麽回答?!

風雨雷電童原幾人倏地就瞪大了眼睛,當家照理說不會是這麽衝動的人,為什麽這次去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冷無心抬眸,眨巴眨巴眼看著他:“當家,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是故意的!”故意讓人家滿心歡喜,最後又歡喜落空,那樣從天堂到地獄的落差是人就受不了!

但是,當時的情況除當家以外,任何一個人遇上那種情況,都必死無疑,就是連她也不敢打包票會活著出來,因為,她缺少當家身上那種遇險的冷靜。

冷無心的話鳳無極未置可否,但不回答就是默認,風雨雷電童原五人不得不對她另眼相看,難怪她會是當家認定的女人,哪怕是他們跟了他十幾年,可卻沒有她那般懂當家。

這其中,童原感觸猶深,他甚至可以預見,當紫萱回來時,將會有怎樣的局麵。

身側的輕風拍拍他的肩,他能想到的,他們作為好兄弟,又怎能想不到?!

童原抬眸一笑,他沒事,他隻是……

突然,他的眸光一頓,神色瞬間一變——

“當家,你的手……”

“不礙事!”

直到這時,風雨雷電才發覺鳳無極那隻在冷無心頭上輕撫的手不對勁,冷心無順著他們的視線歪過頭看去,但是,她並沒有看出什麽,雖然這隻手是那隻替她擋掉鐵板的手,可是,手腕除了有點發紅外,其餘並沒有什麽傷啊,可他們……

童原上前一步,神色肅穆的拉過他的手,仔細地檢查了一遍,隨即開口道:“當家,骨關節錯位,我先為你正骨,然後需要用夾板固定!”

錯位?還要用夾板固定?!

冷無心疑惑之餘,伸手往童原剛剛停留最長的地方摸去,手指下方,那異常的凸起讓她臉色倏地一變:“當……當家你……你……”她不知道該說什麽,可卻知道,這個男人,再一次用他的實際行動在詮釋著他的話,她是他的人,他自然會保護!

不知不覺中,有什麽溫熱的**從眼眶裏流了下來,一隻粗糙的大手替她輕撫而過,頭頂傳來冷酷十足,卻又滿含寵溺的話語:“別哭了!已夠夠笨了!”

冷無心感到極其丟臉,直接撲倒在他懷中,悶悶地道:“我願意……不是有你嗎?!”在他麵前笨,她願意!

但是,這個時候,她是那樣的慶幸,慶幸沒有接組織那個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