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什麽慌?!管好自己就行!”鳳無極冷酷至極的聲音響起,在進山洞時他便已經注意到了。

輕風等人聞言,頓時一窒,是的,當家是什麽人,他可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現在他們隻管對付那些變異人便可!

當即,輕風鏗鏘有力地道:“是,當家,外麵就變給我們!”

鳳無極將冷無心打橫抱在懷裏,便往洞口奔,冷無心忽然想起了和她一起的白慕風:“當家,還有白二少,他剛剛……”

鳳無極要的腳步忽然一頓,望向冷無心的黑眸裏的冷意森然,聲音極其冷酷強硬:“你管好自己!竟然敢私自行動!”這種怒意不止來自於冷無心,更多的來自於自身,他的人竟然需要別人來保護,這對他來說,這是莫大的恥辱。

正在這時,白慕風的聲音傳來,雖然虛弱,但還算清晰:“放心,我沒事!”他就是死,也不會在鳳無極麵前示弱。

冷無心臉一抖,一下子便悶不吭聲,這次是她自作主張了,而且還讓自己受製於人。

就在一行三人奔出洞口的那一瞬間,他們身後的洞口轟地一聲塌了下來,粉塵四起,讓冷無心不禁有些後怕,如果那剛剛晚一秒鍾,他們便要和這個世界說拜拜。

正在這時,一聲怪異的叫聲從他們身後響起:“鳳當家!”

冷無心猛然回頭,一張烏青的爪子正朝著鳳無極頭頂拍來,如果這一拍拍中,當家不死也會殘,當即,她想也沒想直接就揮手想要擋住那一拍,直到揮出拳頭後一秒,她才想起,自己雖然強悍,但力道和這種已經獸化的人比起來,差了不是一個檔次,遭了,這下子,又要光榮受傷了!

但就在此時,鳳無極竟然以其快得不可思議的步伐一閃而過,與此同時,他一手將懷中的冷無心朝著最近的白慕風方向一拋,一手刷地從腰間抽出軟劍,反手便是一刀,變異人來不及收回的爪子竟然硬生生被他一刀齊腕砍斷!

“啊……”變異人吃痛,發出驚天嘶吼。

被白慕風接在懷中的冷無心次這一幕正好納入眼中,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繼而是更大的自豪,他們當家就是彪悍,簡直彪悍到無人能及!

變異人也根本想不到在鳳無極能強悍到這個地步,但隨之而來的,便是如同受傷野獸的拚死一搏般,徑直朝著鳳無極發出更強的攻勢——

但此時,已經發映過來的風雨雷電包抄過來,手中端著的重型武器頓時全朝著變異人開火,鳳家出品,品質保證,更何況這些久經殺場的殺神,頓時,那妄想殺死鳳無極的變異人來不及出第二招,便被數麵齊聚的火力給轟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