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童原要為冷無心拆開紗布的那一瞬間,鳳無極按住他的手,冷酷至極的聲音響起:“童原,我要你向我保證——”

童原抬頭對上那雙如墨的黑眸:“當……當家……”他當然知道當家要他保證什麽,而且,這還是第一次,他在當家臉上看到這樣認真而又帶著絲絲恐懼的色澤。

鳳無極手一緊,打斷他的話道:“任何條件我都可以滿足,我隻要她平安無事!”

童原怔忡間,隨著手腕處那越來越緊的力道,他把心一橫道:“是,當家!”

話完,鳳無極終於鬆開了手,童原拆開了紗布,果然不出他們所料,紗布下麵的肉已經不是在飛機上看到的那樣,此時,那傷口已經發黑,傷口周圍的肉像有生命體征的軟體動物般不停蠕動,膨脹,童原鳳無極二人的臉色刹那間便變得蒼白無比……

他們想過會是什麽樣子,可是,當真正看到,卻是那樣恐怖……

“唔……疼……當家……好疼……”冷無心實在不想喊,可是,那裏被拆開紗布後,跳動更劇烈了,也更痛了……

鳳無極有些手足無措,隻得將她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裏,朝門口看去:“該死,藥怎麽還不拿來?!”

站在門口的鳳智成聞言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鍾,迅雷才從這裏走兩分鍾,而這裏離童原的工作室還有一段距離,哪會有哪麽快?!

不過,那丫頭喊痛了,不知道該是怎樣的程度,他的兒子啊……

突然,鳳智成思緒一斷,眼睛倏地瞪大,無極他是要……

而此時,鳳無極在找不到辦法的情況下,直接將胳膊遞到冷無心唇邊道:“痛就咬著!”

冷無心早就痛得不行了,僅僅猶豫了兩秒,在另一波劇痛的來臨下,她朝著近在咫尺的手臂咬了下去……

童原見狀,不由得大驚失色萬一她的血液中已經感染到那種病菌,且不是要連累當家?!

“冷……冷無心你竟然咬當家?!你……”

“童原!”鳳無極冷眸一掃,讓丫頭咬,他願意,就算有什麽,那也是他自願的!

鳳智成感激冷無心改善他們父子間的關係,可是,卻不喜歡自己的兒子為她什麽都願意放下——

“無……”這個字剛要脫口而,一道身影從他身旁一閃而過。

閃過的正是去拿藥的迅雷!

迅雷奔到床邊,將藥遞到童原麵前道:“藥來了,是這個嗎?!”

童原點頭:“嗯!”

緊接著,他直接將藥劑注入針筒,在冷無心脊梁刺去……